切换语言: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梁志天

香港梁志天设计有限公司创办人及董事长

图片99.png

梁志天我今天讲一个比较轻松话题。我今天给大家分享的是设计无界限,我们应该去打破设计中的界限。
   
我很高兴和幸运在中国相当做了30多年的设计,在过去二三十年中中国经济发展确实很高,所以我们有很多机会,我们在建筑和室内设计范围之外还可以做什么呢?有时候我们做设计,一个人来做,或者是带着我们的团队来做,有时候是想不通的,有时候还是要跟别人一起来分享,一起来偷师一些设计,这样可以碰撞出一些火花,这是非常好的事情。大概在十年前我就有这个概念,这个项目是我香港的很好的朋友陈先生来找我的,那个时候香港有一个速食连锁店叫“大快活”,要找陈幼坚先生重新帮他做一个商标,陈先生跟他说只做一个商标对于一个企业来说不能改变形象,他说要完完全全改变形象,要从商标,服务和室内设计开始,陈先生就找到我,通过我的推荐我给他介绍了一个日本的设计师森田恭通,小阪竜先生也在这里,他一定知道森田恭通先生是日本非常着名的设计师,那个时候我们三个人把这个“大快活”餐厅重新进行改造。这个照片是十年前拍的,我们做大快活的的时候就想作为一个速食连锁店要爱鲜明的形象,要把目标客户锁定下来,这是一个年轻的企业,我们的目标应该是年轻人,在我们的定义中年轻人不应该是年龄的限制,应该是心灵的年轻,年轻人都是无拘无束的,很快活的形象。这个标志是一个很快活开心的效果,和“大快活”的中文标志差不多一样。我们想把年轻人的心态表现出来,我们想到牛仔裤,现在年轻人基本都穿牛仔裤,而且是非常休闲的服饰,但是如果把牛仔裤的颜色放进去可能不太对,我们就选择了这个红色,还有一个非常有力的Logo。我们用的是牛仔裤的后袋、钮扣,我们用牛仔裤的细部来做,这是一个全新的形象,这个形象一出来要给我们客户很深的印象,整个餐厅都是用Logo的颜色来做,我们把这个Logo用在很多家俱上,我们希望每个人走进来就知道这是“大快活”的全新形象,从第一个店开始就变成了“大快活”的形象,你进去以后,你不看,你不把眼睛睁开就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如果是走到LV的店,或者是普拉达的店,就知道这是什么品牌,对于餐饮来说这个感觉非常重要,我们就用这个全新的logo,我们的客户很快就明白这个是什么,他们就知道这个是“大快活”。作为一个企业来说,一个Logo是不够的,我们可以让他们做员工的制服,通过我们的设计把整个企业进行改造。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项目,因为不是我一个人来做,是我和陈幼坚合作,他主要是负责平面部分,还有日本的设计师,这个组合出来的效果不是我们一个人能做出来的,这个是一种合作的成果,这是非常重要的,而且过程也非常开心。
   
SLX,作为一个设计公司,作为一个品牌,我们不能够埋头做,我们希望把一些国际的设计师带到亚洲,带到中国来做项目,所以我们做了一个公司叫SLX,X是交流、交换的意思。我们在中国、香港、亚洲都做很多不同的专案,很多客户说我们很多专案做得很成功,但是我们还有很多项目,我们不能只给你一个人做,他们想请一些设计师,特别是海外的涉及是过来在亚洲做项目,可能他们没有太大的兴趣,或者是谈判没有结果,会有很多海外设计师很想到中国来做专案,但是他们觉得中国还是比较陌生,或者是他们来到中国做项目,但结果不是特别理想,这个机会是很浪费的。所以我跟设计师朋友说我们今天就建立一个平台,把这些设计师都带到中国做项目,我把这个概念说完以后,很多设计师都很赞同,他们就主动加入到SLX团队中,他们希望能够在中国和亚洲多做一些专案,有了梁志天品牌,他们可以让自己的工作给轻松一点,而且可以挑一些他们比较合适的专案。比如说凯利在中国做过几个专案,有些专案做得很痛苦,他们的团队跟甲方沟通的时候还是出现了很多问题,有些项目没做完就要停掉,种种原因,后来我们在深圳找到一个很好的项目,深圳湾一号,甲方已经帮助他们做了很多样板房,他以前找到了凯利,凯利已经跟他签约了,后来把方案做出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没有办法做上去,在很多细节上都出现很多不同的意见。结果通过SLX平台我把凯利再请回去,在深圳湾一号做了几个成功的样板房,凯利很高兴。凯利在深圳湾一号里面做了四个样板房,每个样板房是按照不同的城市而做的,这个项目是由我代表凯利去谈判的,把这个项目拿下来以后我跟凯利一起做设计,凯利主要是做概念上的设计,方向上的把控,SLX就是要把这个项目好好完成。这个是凯利用巴黎作为主题的样板间。今天我不是来分享设计概念或者是设计灵感,主要是方法,怎么让不同的设计师可以一起来合作做不同的专案,这个是凯利用香港作为主题设计出来的,里面的东西很明显有凯利的影子,他们能非常顺利的完成这些项目,后来这个项目做完以后,凯利就跟我讲说他在亚洲做了这么项目,这个项目是她做得最开心的,而且是最顺利的,就是因为有SLX的存在。这是非常重要的。
   
我的第一步是先把国外的设计师带到亚洲,带到中国,来实现他们的设计,我的第二步是希望把中国的设计师、亚洲的设计师通过SLX管道到全世界做一些不同的项目,这都是非常有可能的,我本来有一些在国外的朋友,他们也很希望来到中国找一些设计师,不管是设计产品,室内设计,建筑设计,他们希望在中国找到一些很有才华的设计师。这个是以伦敦为主题的样板间。

图片100.png

品牌的跨界。有人说今天梁志天设计公司已经是一个品牌了,如果从这个角度来看,梁志天设计公司绝对可以跟别的品牌跨界的,我们也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第二个跨界是yoo,我不知道在这里的设计师们有没有听过这个品牌,yoo是Philippestarck和Johnhitchcox一起成立的,j是英国伦敦的中小型发展商,在80年代后期在伦敦建了一些房地产专案,但是那个时候全世界的经济都不好,特别是在欧洲,所以他的房子卖不动,价钱也很低,他就找到他的好朋友Philippestarck,Philippestarck说这样不行,你现在所做的专案就是一个房地产产品,没有品牌,所以你要把你的房地产项目变成一个品牌,你要成立一个新的品牌叫yoo。从找地开始,发展方向,找什么设计师,建筑师,最后怎么设计,定位怎么样,怎么去推广,怎么去行销,这通过设计来做,这是一个设计的品牌,不是一般的房地产品牌,Johnhitchcox从那天开始就用yoo做房地产的项目。1999年开始一直在做,第一个专案出来以后他就发现在yoo品牌做出来的一些房地产房子卖得特别好,卖得特别快,而且卖得特别贵,这就是品牌的理想,这是当年Philippestarck在设计上的很大贡献。他们一起在伦敦做,在美国做,一起做很多项目,遍布欧洲。到2007年,因为他们的品牌做得太好了,所以他们的工作内部差不多,而且专案多了以后也不可能每一个项目都由Philippestarck来做,Philippestarck就找到他的朋友杰克,他是一个珠宝设计师,我就非常佩服他们的眼光,因为设计不能仅仅停留在室内设计或者是建筑设计部分,他们找到在设计界很有名气的人,但是他不一定懂得做室内设计,而是品牌的做法,他就加入了yoo的大家庭一起做。2008年他们找到荷兰级的设计大师,我是yoo团队中的唯一一个代表亚洲华人的设计师,加入到了yoo团队中。
   
我们每个人都有代表自己的品牌,品牌和品牌的合作,我们不是yoo的员工,也不是yoo的设计师,我们是代表一个品牌和品牌的合作,我们都有自己独立的品牌。这个是Philippestarck在纽约做的项目,很明显有他的风格,这个是在美国纽约的项目,一个项目做出来之后一天就卖光了,而且卖得比隔壁的房子贵20%,这就是设计,这就是品牌。在去年的时候,Philippe在印度孟买做了另外一个项目,也是度假型的yoo的专案,品牌的合作应该把最好的东西带过来,应该是两个品牌合起来的结果,这才是一种1+1大于2的效果。Johnhitchcox在印度做的一个房地产项目。Marcel是一个鬼才设计师,他的想法很多他做了很多产品,包括室内设计专案,他在香港做了一个设计型酒店,是香港非常有代表性的设计型酒店,有一些中国元素,加入Marcel的设计概念,如果是两个品牌合作出来的结果,不应该是Marcel的产品,也不应该是yoo的产品,也不是Philippestarck的产品,应该是一个混合体,如果大家有时间到香港,可以去参观一下这个酒店,这个酒店是一个世界级组合出来的的酒店。Kelly的设计非常简约,有点女性化的温柔,这是俄罗斯莫斯科的项目,这完全是重新演绎出的一种效果,这个和Kelly自己的品牌做出来的项目还有一点差异,这个是品牌合作出现的非常有趣的结果。
   
设计就是有这个能力和力量去打破界限,我们在香港做了第一个项目叫yoo公寓,我做的设计还是比较现代和简约一点的,但是这个金色是我挑的,这个图案也是我挑的,我要挑战我自己,我要做一个项目,不是过去20年做过的项目,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新的挑战的,新的概念。我们做了这个小小的房子,这栋楼在香港,房间很小,有些只有一个卧室,大概20多平米,有的是50平米,都是很小的,这是一个客厅,小小的房间,厨房都是藏在柜子后面的,卧室和客厅只有一道板隔开,是开放式的卫生间。如果大家看到这种设计都会觉得不是梁志天以往的设计,这应该是梁志天和yoo品牌合作出来的结果。我们用的家俱、灯具、地毯、墙纸都是为了yoo和梁志天两个品牌合作出来的现在带有火花的设计效果。大家应该都赞成这个专案没有非常明显的梁志天的印迹存在,但是在一些细部上和感觉上还可以找到梁志天和yoo,我们用的艺术品都是非常一般的效果,这就是品牌和品牌合作的有趣的地方,在这个过程中我和yoo一起做得非常开心,而且我们一起在讨论这个设计。
   
最近我们在马来西亚吉隆玻做一个yoo8项目,在吉隆玻的市中心区,有三栋楼,有一栋是酒店,另外一栋是我们设计的,这和香港做的设计不太一样,还有yoo的设计效果,这个项目现在在建,马来西亚是一个比较保守的地方,但是他们觉得这种设计非常新鲜,而且这个项目在马来西亚吉隆玻卖得非常棒,这是一个全新的产品,在那边是没有出现过的。
 

图片101.png

我们还有行业间的跨界,我知道有很多设计师都有很多梦想,很多设计师希望做一些设计之外的事情。这个想法我很早就想过,我想做一个生活品位味公司,我就取了这个名字“1957”,这个品牌已经把我的年龄秘密告诉大家了。我是1957年出生的,明年就60岁了,我们成立这个公司以后,我是希望做一些酒店,当然不是大型的酒店,小型的酒店,设计型的酒店,我今天看到杨邦胜在深圳做了一个很好的会议酒店,还有很多设计师都开了自己的餐厅,我也没有例外,我要开我自己的餐厅,就是用“1957”这个品牌来做。我的搭档是你们的新的会长关永权先生,在中间的是我们的好朋友郭先生,他是我们的一个很好的朋友,郭先生应该是我们的客户,郭先生大概十年前在迪拜代表一个公司做设计,他把我和关永权请过去在迪拜做了一个芒果树的餐厅,后来我想开餐厅,然后我们和郭先生说你还是回来吧,回来跟我们一起做,,我来做设计,关永权做灯光,你做营运,我们一起把这个品牌做好,他说这个搭档不错,就回来帮我了,就回来帮助我们成立“1957”这个餐厅,这是大概五年前的事,到目前已经在香港有九家餐厅,马上要在香港开两家,在广州的K11明年就开两家,这是很不错的,我开餐厅的时候就是想我们爱吃,而且关先生做菜很好吃,他煮菜不是一般的好吃,特别是义大利菜。我们想开餐厅是满足自己,就好象很多设计师想开自己的餐厅一样,我开餐厅最重要的不是赚钱,我们要用设计来推动赚钱,他说设计不但是代表室内设计,不但只是代表灯光设计,是整个客人走到餐厅里面用餐的感受,从他进门的第一步到他离开,整个过程是在我们的设计中的,就好象我们拍电影一样,演员什么时候走进来,灯光怎么打,我们的观众有什么反映,开心,害怕,都是我们设计中的。我从这个角度去做我们的产品,怎么看功能表,点菜,用餐,中间的时候要去洗手间,回来结帐,每一个过程都通过我们的设计,我有这个想法,而且有非常明白的心情,我认为应该用设计推动这个餐厅,大家就有这个目标,赚钱不是最重要的。后来我发现我们有了这个目标之后反而把餐厅做得很好,做得很火,生意也不错,钱也赚了,后来再开不同的餐厅,现在已经有日本菜,越南菜,泰国菜,还有香港菜,我们还在开不同的餐厅,这是很过瘾的,当自己的老板,可以去餐厅里进行自己的设计,下面有很多做设计师的朋友,有时候我们都在投诉甲方不明白自己的设计,所以有机会要当自己的老板,当自己的甲方,你可以很开心的设计,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没有理由做不好了,你一定要把餐厅做好。
   
现在我们已经有自己的品牌竹寿司,包括日本菜、泰国菜、日本居酒屋、上海菜。这个是寿司餐厅,餐厅很小,而且从电梯进来之后就是一个窄窄的走廊,我们用了非常便宜的竹子,后面放了镜子,通过关永权先生的灯光,天花板上的镜子,把这个细分做出来,在他的餐厅里面主要用竹子作为题材,用不同的手法表现出来,天花板非常简约的木条,这个是我们非常喜欢的餐厅,九龙西的,这是一个泰国餐厅,mango tree,我们把mango tree的概念用艺术的手法做出来,这个餐厅做得很好。现在是一个全球化的年代,很多人说现在生意很难做,餐厅是体验性的消费,必须要有体验性的感觉,现在人去用餐不是把肚子填饱这么简单,而是追求一种感受,追求一种唯一。这是一个越南餐厅,我们为了这个餐厅跑到越南做很多调研,古董的家俱,木雕,地上的地砖,我们做了很多设计,很多是去越南定做的,我在现场挑了很多次,然后把它改变成我们自己的颜色,让大家一看就知道这是越南安南餐厅,就像“大快活”一样,你看到一个速食店是红色的,就知道这是“大快活”。
   
日本权八餐厅在日本很有历史,在六本木,是一个非常牛的餐厅,美国的总统克林顿都在那里用过餐,在西方还有一个电影在那里拍摄过,所以这个餐厅非常出名。
   
我们还有设计领域的跨界,不管是建筑师还是设计师,我们都想做不同的设计,做设计就要过瘾,做设计就要有这种动力。这是一个刚刚出来的产品,这个产品是和义大利的Valli&Vallai公司合作的,这个公司是做门把手五金件的公司,这个是fusital夫妇设计的门把手,他们是米兰展馆的设计师,好像波兰型的展馆。后来这个公司找到我们说想让我设计一个门把手,我说这非常好,这是非常荣幸的机会,代表着中国的设计师在国际舞台上的放飞机会,但是他告诉我说请你设计要有一点中国的味道,但是也不能完全是中国的,因为我们的产品是卖全世界的,还要有国际的味道,我说这是肯定的,我们不可能把中国的东西原原本本的搬到这里,这就是设计,我们的设计是通过对中国文化的认识。zaha设计的这个门把手制作很贵,成本很高,而且用起来不是很舒服。这个是我们在两年前米兰展出的门把手,大家可以看到有一点东方的味道,这就是我希望的,有很多人在米兰看过这个产品,这个产品和以前的产品有不一样,他们问老板这是谁设计的,是不是那个来自东方的设计师,他说没错。我觉得这就够了,让他们有一种怀疑,有一点想像,觉得这有东方的味道,但还是国际化的,我的概念是来自中国的一些天圆地方,做设计不要想得太沉重,我们有机会做设计的时候就说这个项目太好了,要把它做到非常好,我们也要放松一点,我们做这个项目很简单,这个项目的构思和想法就用半天时间,因为他们没有用过东方的设计师,他们不一定明白天圆地方,圆代表了天,也代表了古建筑,我们可以看到苏州园林的桥上面和福建土楼上都有圆的元素,方是什么呢?方就是现代,我们现在很多玻璃幕墙,城市的外立面都是方方正正的,这代表了地方,同时也代表了现代。当大家去欧洲,都发现他们有很多这样的圆拱形,这就代表欧洲,我把这三个元素结合在一起,在中国的柜子门上可以看到这种锁的细部,结果就出现这个设计,我把我的设计带过去跟他们谈,一下子就通过了,老外不太看得懂中国的东西,但是他们觉得很圆,很玄,听不懂就对了,我就把这个方案卖嗲,很快就把它做出来了。有不同的材料,有黑铜,不锈钢,黄铜,这个门的把手还可以换,按照每个客户的要求,可以是木的,玉的,水晶的,皮革的,都是可以的,当然还有其他的配件。
   
这个产品是我非常喜欢的,也是设计师的跨界,是一个义大利的品牌企业,这个厂商做卫浴的,浴缸和洗脸盆,但不是一般的卫浴,所以是非常不一样的,他们以前用了很多国外的设计师,他们必须要找到一个东方的设计师,然后问我说你能够说明我们设计一个系列吗,这个很好玩,我说当然可以,他是时间很赶,因为米兰展示一年是卫浴,一年是灯,明年就要展出了,他们说不到一年的时间能做出来吗,这个是华人的速度,什么叫中国速度,他们不明白。我说没问题,那个是4月份,在米兰,他们说能不能9月份拿设计出来,我说不行,他们说为什么不行,我说时间太长了,我就希望在放暑假之前把这些做出来,我过了一个月再去米兰跟他做这个方案汇报。那个时候我在黄山,有一个酒店,那个时候开完会没事就跑去看老街,我最喜欢看的就是书法和砚台,卫生间和水有关系,卫生间是比较静态的地方,让大家放松,这和中国的书法和水墨有关系。这是我想像出来的一个图像,他们只知道这个是毛笔,这个是水。这是我买回来的砚台,是比较现代和简约的砚台,然后我做出了这个设计,右边的洗脸盆基本上是和砚台是一模一样,不用想太多,就变成了我的产品,这是我们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包括浴缸,在不同的环境黎城县出来,我们卖的是亚洲文化,但是可以做非常现代的处理手法。这是一个浴缸,1米8的,一块石头雕出来,需要雕一个星期,这个浴缸市价是7万欧元,但是也卖得不错,当年还有很大部分是中国同胞买的。排水的细部做得特别精细,包括一些家俱都是这样做出来的,我们那天在米兰展出,有很多国外的媒体都来报到,他们都很感兴趣,以前这个品牌的产品都是外国的设计师设计的,他们就觉得这次是很新鲜的东西,有一个义大利的媒体过来访问我,他说梁先生,我觉得你这个系列很有东方的味道,很特别,他特别喜欢这款,我说为什么,他说这个形象好像比较特色,你能告诉我说这个是什么形吗?我没想过这是什么形,我不知道,但是我不能这样回答,我就说是中国形。问题来了,为什么是中国形?我就说你不懂,这个中国形是有意思的,我问他们说你们看到我这个东西你很喜欢的话怎么说,他们会说太漂亮了,太喜欢了,如果不喜欢的话就直接说不喜欢,而我问中国人说这个设计的怎么样?他们会说不错,如果不喜欢的话就说还行。中国人保持中庸,不圆也不方,老是不坦白,这就是中国形。
   
去年我们在米兰发表了一个家俱系列,visionnaire是非常着名的义大利品牌,以前他们的产品是非常古典的,他们找到我说要设计一个家俱系列,那个时候我在想为什么要找我,因为他的东西和我的东西根本没有办法沟通,但是那个人说我认识你,我也知道你的设计风格,我们希望你设计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希望出现一个全新的结果,我就明白了,那个品牌以往都是用很动物的元素来做的,我就把那个品牌的DNA理解了一下,在大自然里有很多很漂亮的东西,但是把他们打开以后里面更漂亮。我们现在看很多家俱在表面上看很漂亮,但是里面没有什么东西,那是没有用什么心思,我希望我的家俱从外面到里面都是很漂亮的。他们以前用了很多动物的元素,虎皮、豹皮,但是我觉得这种演绎方法太低了,应该用比较艺术的方式表现出来,这些是动物元素,但是看起来没有直接的动物的感觉。后来我们做了这样的家俱,从沙发到茶几,柜子,门的把手,这个是我比较喜欢的一把椅子,这个椅子的四个脚不一样,好像很多动物背着壳,前面的地方是软的,凳脚好像是动物型的脚。如果大家有看一些国外的杂志都能看到我的产品在国外杂志上的一些广告,这对于我来说挑战很大,但过程不是这么顺利的,还是需要时间的,出来的结果对于我来说是很新的尝试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