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语言: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吴伟滔

英国福斯特建筑事务所合伙人

图片103.png


吴伟滔:大家好,今天非常荣幸来到这个活动,我希望今天上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公司30年的过程。从我开始进入福斯特事务所,很多设计师都认识我的老板福斯特本人,他今年已经81岁了,但是他非常健康,我们还一起参与每一个项目过程,几个月前他要去香港看一下的项目,还到武汉来看T3航站楼,他对香港和中国的感情很深,我首先介绍一个最重要的项目,就是香港滙丰银行总部项目。当时是1985年,我还在读大学,每一个假期我都会去看整个专案的进展,这个项目对于我来讲印象非常深刻,30年,整个建筑事务所项目类型已经非常宏大了,Thestudio,现在我们已经开始研究怎么做这个项目。我们有1500个人,有20个事务所,我们在香港有办事处,在香港和北京都有,我们对于中国大陆的发展也非常重视,我们公司是非常年轻化的,平均是34岁,整个公司非常鼓励年轻人来主动参与整个设计过程,不是老板交大家怎么做,整个公司的文化是互动的过程,每个人都可以发挥自己的强项。我们在全球有超过350个项目。
   
这是60年代的香港滙丰银行,香港的很多建筑都是以英式为主的欧式建筑,非常漂亮,大部分是采用一些石材,左边的建筑是中国银行,老的滙丰银行是这样的,非常稳重的建筑。下一张是我们新设计的滙丰银行总部,当时80年代,香港经济还不是太稳定,滙丰银行还是英国东部主持的,在不稳定的经济下建一个总部是非常不稳定的,但是他们觉得一定要做这个事情,这是代表英国对于香港未来经济发展、金融发展的很大推动力。他们通过一个国际招标的过程找到适合的方案,当时我们没有见过这么大一栋房子,当时最大的项目是南山城,这是一个非常有挑战性的项目,这个项目对于他们来讲非常重要,这个项目做完之后知名度就提升了。这个专案是用不的方式做的,专案周边主要是办公楼区,这是一个银行的总部,十年以后肯定会改变,金融肯定会改变,他们要做一个未来不会有太大改变的系统,如果大家有机会去香港可以看一下这栋大楼。这是一个办公区的处理方式,是一个非常透明的空间,当时我在大学最后两年的时间做的,当时香港建这么复杂的建筑是很大的工程,整个建筑都是运用钢结构做的。当时建滙丰银行,所有的材料几乎是全球云集到香港的,80年代,香港还没有建过这么复杂的建筑,很多建筑材料都来自欧洲和美国。

图片104.png

这是福斯特事务所的空间,我们完全用手画图,没有一部电脑,当时建滙丰银行全部是用手画施工图。后来我们弄了一些电脑过来,但是很庞大,我们每个人都想学怎么使用这台电脑。这个是我们现在的办公室,每个人基本上都有一个电脑,这么多年以来我们的技术发展很快,这是影响我们实际工作的过程,还有一些重要的理念我们公司还是保持了很多年。我们的理念是IntegratedDesign,是一个综合的过程,不仅是设计师,还要有工程师,这些都组成为一个团队,还有城市规划部分,室内部分。
   
我们公司成立45年,创新是我们整个公司最重要的核心理念。这个办公大楼是70年代建,当时我们主要是展示绿色建筑,绿色办公室,这是一个保险公司的总部,他们希望员工到这里工作,整个环境生态应该是非常舒适的,当时我们已经开始有一个理念,就是屋顶花园,中间部分展示的主要是核心空间,每天很多人都乘坐扶手电梯上下楼。
   
左边这个照片是当时的办公室,秘书还是用影印机,右边的图片可以看出他们已经在用第一代苹果电脑,但是里面的装修完全没有改变。技术已经改变了,但是建筑空间主题系统都不可能改变,技术已经发展到不同的层面,怎么可以和未来的部分结合起来。
   
1981年,另外一个非常前卫的项目,英国伦敦的斯坦斯特机场,一般机场的很多机器都放在屋顶上,本身这个屋顶没有很多采光,大部分人赶飞机的时候非常紧张,要找到飞机的闸口,完全看不到方向在哪里。这个项目启动以后影响全世界所有机场项目,是从这个项目开启的,这个理念很简单,希望客运大楼做出很简洁,空间很舒服,有采光的屋顶,可以从这里很容易找到方向,整个屋顶是一个模组,希望这个机场可以往一定的方向扩大,这本身是一个模组,把空调系统结合起来。下面的部分非常重要,主要是要连接地铁交通系统。
   
我们参与了香港的机场,很多设计概念都是来自于斯坦斯特机场的概念,这个机场的面积非常大,主要是想我们怎么可以很舒服很简洁地看到飞机,可以看到飞机离开,然后回来,有一个可以休息的大厅,这是一个影响很深的空间,是一个门户空间。北京T3航站楼专案。香港机场大概是五年建起来,北京机场的周期非常短,2008年奥运会开幕之前要竣工,按照设计配合施工过程,所以不需要太复杂的,我们就找到了这些百叶,里面是钢结构,是不同大小的,香港的机场完全不一样,一个屋顶一定要是很细节的,所有的东西要解决好,我们对于每一个项目都要考虑施工条件,因为我们可以画很多漂亮的设计图纸,但是如果施工不好,未来的效果会不是太好。香港的滙丰银行所有材料都从外国寄来,北京机场80%的材料都是国内的。
   
这是一家瑞士的SUISS保险公司,当时他们找到我们做这个项目,他们每年花很多钱宣传这个公司,这个建筑已经成为了香港的地标性建筑。这个项目1997年开始,2004年做完,地点是在英国老的金融区里,这个地区的道路很窄,英国政府对于这个专案非常重视,要求这个大楼要建很高,配合周边的体量,还有一个条件,红色的是周边所有的历史建筑,建一个新的建筑一定要和周边平衡。我们选了圆形的造型做地面,还有经济性的考虑,尽量多一些空间。我们还可以看到后面的历史建筑立面,这之间是一个非常好的平衡。一般这些超高层大楼,风对于上面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两三百米的风碰到立面以后,风的压力是非常大的,我们要做很多风压测试,大部分人在中午很喜欢在广场上休息,底部处理好很重要。圆形建筑,内部效果非常重要,这个周边是非常好的采光面,都是非常好的办公区,主要是想增加空间的采光面,增加采光办公区,本来办公区域都是长方形的,为了不让家俱摆放太难处理,我们也做了很多特别的处理。风压测试,红色和绿色的风压力对比很大,如果打开上面的窗户之后会有通风系统。这个空间里还有一个办公阳台,感觉到里都是屋外的空间效果。大楼顶部红色的部分是整个系列,一般建筑的顶部的闸机是最多的,很多建筑把机房和电梯间放在顶部,顶部是非常大的空间,有两层,一层是红色和餐厅,有很多贵宾在这里聚餐,在顶部可以看到伦敦360度的景观。这个专案非常成功,从环保方面需要做很大的研究。当时我们要做一些样板房在办公室里,这个结构很特别,网格体的结构体,所有的钢结构都是一模一样的菱形拼起来的。玻璃,每一块玻璃都是一个三角形和菱形拼起来,所有的玻璃都是平的,不是弧形的玻璃,这些窗户可以按照不同的天气和温度进行调整。
   
关于我们和Apple的项目,在中国大陆已经完成的,在杭州西湖边,我们在南京、天津、广州都有店,这是第三代苹果店。我们是项目总包,灯光、设计都是我们处理的。整个感觉是非常通透的空间,这是一个跨度为3×15米的结构,怎么配合所有空调,我们还要研究CFC部分,空调对空间有很大的影响。这个是1比1的样板,在美国总部,一定要建起来。这是全球最大一块玻璃,15米,当时国内还没有办法生产这么大一块玻璃,苹果说可以投资一个玻璃厂商帮助他们做这块最大的玻璃。他们需要的是100%平均的灯光,很均匀的灯光,这个要求是非常难的,当时他们提了这个要求,我们就研究全球哪一个灯厂商可以做出这个效果,但是没有。我们找到一个很好的LED厂商,飞利浦,我们和他们公司联合起来研究这个灯,100%均匀的效果,很多技术是我们和苹果公司一起研究的。整个店的灯非常均匀,他们认为里面放的柱子都可以改变,不受灯光效果的影响,他们希望整个空间的灯光感觉是非常均匀的。
   
这是去年杭州的苹果店开业的那一天,这是伦敦另外一个苹果店,刚刚开业,还是在一个老的建筑里面。以前的苹果店是这样的,吊顶是有光也有黑的,改造之后是这样的,完成的效果非常好。现在所有的苹果店不简单只是卖手机而已,他们希望苹果店能够影响整个区域,希望很多人过来交流,可以谈很多事情,不一定要进去买苹果,希望进来之后是室内花园一样的感觉,灯光都是可以调整的,也是声光的。这个店采用的是很好的石材,以前这个店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现在是给人很润的感觉。
   
这个总部跨了很大一块地,罗马时代已经开始有了,这个城内每天要举办很多发布会,主要是一些商业功能。
   
英国的历史街区,我们采用的材料主要是配合周边的老建筑,这个是用铜筑。这个空间非常大,超过5000平米的标准层,我们希望采用井通风的效果。他们对于中央部分非常重视,中间是一个核心区,希望员工都从这里开始去到不同层工作。苹果的老板有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需求,现在我们有很多环保建筑,绿色建筑,是不是一定要拿到一个白金标准?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也不是重点,他们觉得最重要的是希望员工在这个公司工作起来最健康,现在我们讲绿色建筑,主要是节能,他们两个老板觉得最重要的是员工的健康,一个井通风的建筑可以增加每一个员工的效率,这是研究出来的结果。
   
苹果总部。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项目,基本上封顶了,左边图形是一栋一栋小建筑,大部分空间都是平切的,景观只有20%。现在我们希望苹果总部多增加一些园林景观部分,我们希望员工在这里工作是健康的,希望大家在园林公园里跑步,我们采用非常特色的设计,通风系统,通过外面的玻璃窗可以看到里面,整个里面让我们感觉是非常轻的效果。
   
我在福斯特事务所工作这么多年,我认为有三个因素很重要,我们不仅仅是追求时尚,大部分是从功能性、环保功能营造出的成果,而不仅仅是看外立面好不好看。我们希望很多不同的人参与到设计过程,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是一个团队的协作过程。我们这是一个非常有特色的事务所,大家可以共用每个人的思维。我们公司是一个英国公司,我们一定要非常适合不同地区、不同国家做不同的项目,非常了解当地的文化,当地的文明,怎么更好配合他们,不管是在北京、上海还是在英国的建筑,都会有非常好的品位和效果。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