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语言: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杨邦胜

YANG酒店设计集团董事长、设计总监

杨邦胜:

今天带来了我们正在创作的或者是刚刚做完的几个项目,我们觉得酒店既要看到全球的高度,也要看到当下正在经历的过程,今天我主要是和在座的各位朋友和热爱酒店的设计师们共同交流共同分享。

各位朋友大家上午好,这两天大家都很辛苦,但是有见到好朋友,还有酒喝,我觉得很开心。今天没有太多的东西,我只是分享一下我自己做设计的一些感悟。我的公司在前年由原来的名字改成现在的YANG,我觉得设计一定会过去,我自己的公司也会慢慢往下走,我一定会有退休那一天,我希望我们自己的公司永远保持设计状态,所以我们把它改成YANG。我们在1995年开始做国内比较早的五星级酒店,看到了中国酒店设计从无到有的过程。20多年的设计,中国酒店真的进步特别快,我们看到了现在豪华的酒店,很多有特色的酒店都在中国,某种角度上来说它就是世界酒店设计的风向标。从1995年到现在,我们的团队也是由国内的状态慢慢发展起来的,现在我们有300多位设计师,我们获得100多项奖项,我还是觉得他们是对中国文化的一种认同,我们做的专案造价都不是太高,越奢华的酒店造价是相对比较舒服的,我们公司也追求这一点,我们希望用合理的造价,甚至用比较低的造价来作出有一定价值感的酒店,所以我们有迎来了一些奖项。

我今天分享七个观点:第一,设计从解决问题开始。我们拿到一个新专案的时候都会面对各种各样的问题,有建筑的问题,有业主造价的问题,有专案的定位问题,也有这个项目未来怎么经营、怎么回收成本的问题,其实问题很多,有些问题需要经验解决,有些问题只能通过创意来搞定。把所有的问题都解决好,都解决完了,这个专案就做好了。我们一开始不要太关注说我要做什么风格,一定要去拿奖,一定要怎么样,真正踏踏实实地把问题解决好,这个很关键。一周之前央美、川美、西安美院等美院的研究生有一个研讨会,我们和各个美院的老师在一起探讨一个问题,文化到底有没有民族性?在全球化的今天我们需要保持民族特色,在全球去发展,或者是我们不考虑自己本民族的东西,我们就是很国际,很现代。我们讨论了差不多一点,没有答案。对于我来说,我认为民族和文化特别重要。
第二,文化个性是酒店设计的核心。文化是对民族共同价值的最高核心,我们知道自己是谁,我们要干什么,我们是做什么的,生活方式,价值体系,传统的很深厚的东西,如果没有以上这些,我个人认为就是全球一个面孔,你是东方,他是西方,你在荷兰,他在广东,都没有区别,这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毋庸置疑,我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我要向大家表达我们的态度,我们一定要坚守,怎么样坚守?接下来我来分享。
第三,没有创意,设计就是垃圾。我们所有的设计在一个造价确定的基础上就是看设计师的创作和水准,这个水准体现在怎么用自己独特的方式,你的感觉、手段去表达、去演绎、去提升项目的价值,这当中没有别的,就只能是创意,通过你天马行空,完全无拘无束的,完全打破常规的,不会去抄别人的东西,就是独创的,这样去改变这个项目。我认为创意是设计很根本的一点,我们提倡要解决问题,我们也提倡要控制好造价,但是根本上要通过创意改变设计。
第四,酒店设计在这么多年在中国特定的状态,室内设计公司和建筑公司是分开的,景观也是分开的,我们很多设计都是站在各个专业上去思考问题,其实是很不恰当的,对于一个项目来说,一体化能解决中国设计院和设计公司之间的隔离问题,我的观点是,一个好的酒店一定要具备两个,第一个是建筑室内景观的完整统一,这个设计做完了之后,室内好像是建筑师做的,这个建筑和景观好像是室内设计师去控制的,有非常统一,我们在筹建一个专案的时候,如果说管理公司和顾问公司都确定了,那么我们定位这个酒店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当定位完成之后,接下来的设计一定要建筑室内或者景观几家公司和各个顾问同步工作,这个专案做完了才是一个和谐的整体。如果说人为地已经分开了,那我们室内设计师一定要有这个思想,我们一定要站在建筑师的角度,也考虑到景观的角度,整体来思考一个项目,建筑室内景观的统一。第二个,一个好的室内设计,看到的东西都应该是室内设计师去控制的,不仅仅是空间的处理,还包括家俱,小到员工的服装,酒店的用品,里面花艺,桌布、台布、餐具等等,都应该是整体的,应该是在定位的基础上和谐统一,这样就使酒店看起来很完整,很舒服,这很重要,一体化很重要。所有我们看到的前台部分和后台部分也应该是完整的统一,一个好的设计、一个好的酒店绝对不仅仅是好看,机电、噪音、水、水的温度,所有后面看不到的弱点系统,它都应该和前台完成一个有效的协调和支撑,我认为这一点也很重要。
第五,传统的滋养和设计的变革。2000年我去西安做东方大酒店和唐城宾馆改造,那个时候我就和西安美院一位教授陆梅老师,他那个时候给我们的设计做评委,选上了我的项目,最后给我鼓励说我选择你就是因为你很关注唐文化,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文化是什么,我就是说我喜欢这个东西,我这么多年一直是按照陆老师的方向,尤其是在文化积淀很深的城市,文化是很丰厚的,每个地方都有文化,有人说深圳没有文化,深圳也是外来文化,深圳没有方言,各个地方的人都在那里,各种地方的菜都有,我们的文化交融杂糅,文化交融过后形成的新的文化,没有约束的,可以创新的,没有负担的城市,你觉得这不是一种文化吗?从某个角度来说,文化不传承就是死路,我们传统确实有很丰厚的东西,我们的儒释道,中国非常好的诗词、书画、文人画,所有先辈们留下的老的器具器皿,你去慢慢看这些老东西的时候都会在心里很安稳,是因为给了你滋养。我们之所以看到法国和日本那么多好的美术馆、博物馆,那些孩子出生的时候是一张白纸,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别人给他再好的教养了,给他现代的东西是现在在发生的,以前的几千年的历史,谁去滋养它,谁去引导它,当它看完所有博物馆的时候它心里一定找得到原来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这么多年的积累,现在的东西是由那个时候演变过来的,一定要珍视传统。传统一定要传承,一定要发扬,如果我们不传承和发扬,那我们这个问题就没有生命力。文化是一个很复杂的东西,可能大家会说我们做设计都在说很怕中式的,老外会觉得我们很土,我们不做时尚的西方的东西,又觉得我们的设计不够洋气,当你在国外待了很久之后你会觉得回到国内多么舒服,当我们看到我们所有的设计就有一个西方和东方之间怎么看的问题,我关注到全球的大师,像耐特,斯卡塔,他们都是在西方建筑体系价值观的体系里游走,在土耳其,甚至来到东方,产生碰撞,再遥望东方,回到西方,作出他们的好的震撼的作品。中国的很多卓有成效的设计师们也有西方留学背景,文化是需要交流的,我们需要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个世界,但是一定要保持本民族的特色,这个是很重要的。
第六,做吝啬的设计。要很吝啬地进行设计,做一个吝啬的设计师,我们这个时代,从追求高大上到回到理性的时代,我们的业主也慢慢变得吝啬,以前酒店动不动就要十万平方,大堂要三四层,产生了很多高大上的很雄伟的东西,但是回到现在来看,从运营、投资来说这些都是极大的浪费。我们设计师每做一个项目都是以造价为前提的,如果我们要做一个负责任的设计,地球资源就这么一点,我们还会用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东西来做空间,所谓的奢华,那是不应该的。设计的时候一定是很谨慎的,很小心的,很舍不得花钱的状态,要通过设计去改变它,要通过自己的巧妙的构思,自己去精确地计算它的成本,用最少的成本作出好的效果。
第七,设计的分寸和境界。我们做设计真的做到一定时候就是一个分寸的把握,所有的项目拿到之后都有N种方案,每个设计师都可以做出一个不一样的概念,当你分析各种因素过后,一个设计就那么回事,就只有一个比较精准的方案,做设计力求要做到精准定位,把所有问题都分析完了之后拿出一个唯一的好方案,这就是设计分寸的把握。真正一个好的设计就是当这个东西不多不少、不浓不淡、不轻不重的状态。设计分三个层次,第一个是功能齐备,以人为本,人进去使用合理,好管理,好打理,好保存。第二个是空间要美,很预约,很有艺术感。第三个是进入到这个空间之后不仅仅很合理很美,还要有一种摄人心魄的力量,那种劲拽着你,那种巨大的感染力,我们要力求从第一步跨越到第三步,这样才能不用太大的造价,通过设计产生很大的利益。
三亚保亭安娜塔拉度假酒店,这个位置是没有海的,大概有120间客房,周边是别墅开发的,我们是从建筑开始,建筑和室内一起来做的。这个是从落客到酒店大堂的过程,酒店不大,安娜塔拉品牌是希望私密一点。落客之后一个窄门进来,走过一个水院,再过一个桥,再到大堂部分,在那里有椰树和稻田。周边有很多树林,是看不到海,只有走过有槟榔树的庭院,穿过这个水院,过了这个桥之后才能看到。不要太雄伟,也不要太像一个民居,就是小小的隐藏在椰树林当中。在三亚的项目大多都逃不过黎苗文化,也是在热带雨林气候背景下,我们的项目还是走黎苗文化,文化很重要。我们的切入点不一样,我不想还是走银饰、织锦的感觉,我们找到这个黎族的老太太,她身上的纹身有很多含义,有吉祥的寓意,我们找到两个元素,一个是纹身,一个是热带雨林中的一种很好的植物叫桫椤,桫椤是活活化,特别尊贵,我们从这两个东西是延伸出我们的元素。其实一个好的设计师看不到元素的,但是我们的酒店用品,地毯,平面部分,标牌,我们希望它带有这种感觉,带有这个地点的感觉,这些图案不会太明显地用到空间中,但是这些图案有一定的重要性,包括从纹身演化出来的图案,我们会做到一些木雕上,一些纸巾上,某些局部的背景。
这是保亭当地从日出到日落的色彩关系,我们的故事是从美丽的七仙梦境开始。这个规划的大堂位置平面,上面部分是大堂吧,这个是小小的书吧,空间不大,我们要的就是这种感觉。两边的电梯,洗手间,我们有效的解决了后台和前台之间的关系。
这是我们当时想要的感觉,我们和总设计师讨论项目的方向,都有控制的大效果,对于这个项目来说我们希望看到有一种很轻松的度假感觉,一定要是在东方,在中国。这里面是一个很复杂的矛盾的,有一些当地的感觉,又是中国的感觉,不是在曼谷的,巴厘岛的,而是在安娜塔拉。
这个是大堂空间,我们还是用当地的槟榔树,用当地的石头,在大堂吧也用了槟榔树,在三亚用当地的材料挑战一下,现在所有的都是用木头来做的,我们能不能用当地的槟榔树,用一些当地的石头。这个是大堂吧位置,这个大堂吧应该是很素雅的,可以很安静地在这里看看书,做一个调整,大家确实每天都很忙,我们到了这个酒店不希望那么嘈杂,颜色用的很淡。我们规划的时候它是在一个坡地上,我们做了特色餐厅,专门做在桥上,在桥上吃饭的感觉是很美好的,这是我们的平面,主要是做泰国餐厅。在中国喜欢吃百家宴,桥是连接此岸和彼岸,连接客人和酒店之间,桥也正是连接着郎君去外求学,她在桥的这一头等着郎君回来,桥是很好的东西,我们把泰国餐厅和当地东方特色菜放在这个桥上,这里有吊扇,加上栏杆,安全性很重要,栏杆相对来说比较高。
中餐,我们希望做一个不那么新的有一点老的感觉,我特别喜欢老的旧的东西,左边是中餐的门厅,我们希望收一点海南的老转,来做前厅,其他的材料都是新的,包房里用了山上的石头,用一些很质朴的材料做空间。
宴会厅,这个宴会厅不大,宴会厅的前庭和宴会厅里面可以看出有一点点黎文化。
客房在酒店当中特别重要,我们规划了这么一个客房,有它的私密性,有多功能性,如果三口之家不用加床,衣帽间,浴缸,双衣柜,双行李台,一家人去度假的时候通常会是两三个大箱子,我们衣帽间和行李是很充足的,我们弱化了办公功能。
石梅湾威斯汀度假酒店,这个酒店今年年底会开业。这个酒店很大,加上前面的别墅,整个酒店12万多平方,客房只有400多间,这个酒店不是现在规划的,肯定是很多年之前的一个产品。我们在三亚做了很多项目,从海口到亚龙湾,我们希望在海南岛的每个项目都不一样,这也是我们公司努力追求的,我们力求每个项目多有自己的特色。这个项目的大堂很大,从入口位置到吧台的位置105米,整个酒店24米高,我们认为进入这个酒店不是很舒服的,会很压抑,好像一个小的足球场。我们要找到不一样的概念在门口有一片林地,全球只有三个地方有,叫青皮林,马来西亚有一个,南非有一个,这个东西很珍贵,我们从清朝的时候就开始保护,到民国还有类似派出所一样的机构,现在的公安也是把它保护起来,人进不去。这个项目在海边,位置非常好,在石梅湾的华润艾美隔壁,我们的位置比艾美的位置更靠海,如果从我们的套房里往下看,就感觉海在酒店下面,那个时候是新的政策出台之前,距退潮的红线很近,这个酒店位置真的很好,而且大海就在大堂的前面,非常美。三亚的酒店都是从海造资源,做出一种进入青皮林的感觉。这个是酒店大堂吧和大堂,威斯汀品牌在慢慢更新,威斯汀特别追求一种自然的感觉,很自然,很纯真。这个酒店很大,所以我们用了广场的概念,我们和业主共同挑战做一个没有推拉门的酒店,空气很好,自然流动,但是刮台风的时候肯定是很大的问题,我们用两个方法解决,第一个是在这个区域有隔断,第二个是做了排水,威斯汀的绿职,这个是海南的火山石,如果又雨进来就及时排走,我们挖掘了地域特色,海南的青皮林。这里有一个大堂吧,总台,可以看到地面长出的椅子和家俱。
全日餐厅,度假酒店可以做到客房数接近2/3,400多间客房,做了300多个餐位,在三亚有淡旺季,这个酒店是有隔断的,特色餐厅可以联动,如果坐得很满,三个地方全开,如果人少的时候会关掉一部分。酒店是威斯汀很干净自然的感觉。
特色餐厅,主要是一些烧烤,提供晚上的和中午的美食,我们希望这有一点很自然的远古的味道,传递出威斯汀的品牌形象。
    既然是青皮林,里面都看得到到了梦想的青皮林里没有人去破坏的感觉,鸟、动物和人很和谐的自然的没有污染的人间仙境的感觉,我们对绿色的向往也放到这个项目里。这是我们选择的家俱和地毯,这个地毯是我们设计的,这个地毯的灵感来自于青皮林。这是我们当时的效果图,洗手间选了一款特别绿的石材,我们希望找到好像睡在树林里的感觉,加上地毯。
西安凯悦酒店。去年我们开了三个酒店,前年也不多,今年有14个酒店开业。现在是刚刚开业的西安凯悦酒店,这个项目在西安,文化很重要,这个酒店在西安的开发区,有一点度假环境,所以是一个商务休闲或都市度假酒店。这个酒店的艺术品也是我们公司做的,做酒店做得越多越好,建筑、室内、艺术。这是一些客房的局部照片。
福州凯宾斯基酒店,凯宾斯基很注重早餐,注重德国品牌,很厚重,略带奢华的感觉,加上福建的闽商要求的厚重和丰富,我们设计的时候在找感觉,我们找到寿山石的味道,福建漆画,福建白瓷,福建的一些木雕,这些都是福建很厉害的工艺美术方面的内容。这个是全日餐厅,特色餐厅,从楼梯往下看的角度,这是特色餐厅的上部和下部,做酒店里的特色餐厅面积不能太大,但是我们还是希望它有这种味道。
这是老板用的会所,是他私人请客用的。宴会走廊,宴会厅前厅。这个是客房,我们当时做了两个概念,我们和管理公司都喜欢另外一个方案,这个方案是他们老板选的,老板也代表一部分客群,凯宾斯基当时也很喜欢另外一个深调子的感觉。
南京金鹰精品酒店,做酒店最好玩的还是做小酒店,现在国内的小酒店特别多,这个酒店是按照小酒店的思路做的。在南京,南京是六朝古都,我们要挖掘南京最本质的文化,南京最让我感动的是民国文化,穿小鞋子、剪鞭子,最早东西文化的交融也是从民国开始,在民国的时候有很多西方文化进来,大壁炉,沙发,以前都是自认为东方的,其实也带来西方的感觉,民国时期也是很揪心的岁月,国破家事多,那个时候中华民族生活在很困难的情况下,日本又侵略中国,民国文化其实很复杂。当时我看了总统府,蒋介石的行宫,后来去台北专门看了蒋介石先生的纪念馆。我对张骞还是很敬畏的,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能够为国家,能够把中国给挺起来,尤其是抗战,我为了缅怀民国那段岁月,所以我选了一个民国的企业家,张骞,他是江苏人,在民国时期自己开始办纱厂,后来搞教育,赚了钱,也国家出力,这位中华民族的脊梁,当时有很明显的中西杂糅的感觉。
这个是大堂,精品酒店很小,一进来是一个玄关,总台,免费休息区,艺术装置,大堂吧,里面有点带酒吧和书吧。这个是电梯间。这个是竣工的照片,最早特别想用老的书,装艺术品的是上海的一家,最后用布的方法做的,我们希望总台部分能够感受到当年中国在工业化开始的时候的印象。我们要了三个书架,主要是想做三个隔断,因为这里面的空间没有层次。我们还做了一面20米左右长的,从里面到外面,高度有9米高,我们想让它找到一种中国的书架感觉,里面有布匹,有老书,有当年收藏的民国的老器物,天花板是用南京的老民居的窗格做的吊顶。这个是首层电梯间,早餐厅,全日餐厅,中餐入口,中餐包房,中餐大厅门口。这是客房电梯间,这个是客房入口,客房里面。整体来说这个酒店开起来之后市场反响很好的,旁边的皇冠才卖到800多,这个酒店卖到1300。客房有200块钱,最早我们准备做100块钱,做精品酒店,后来老板又加了六成左右,这个酒店变成200多,后来餐厅进行及时调整,餐饮还能够满足。
厦门华邑酒店,洲际华邑品牌怎么演绎中国文化,这个酒店用了书画的感觉来做。
我们正在做重庆的希尔顿酒店,重庆的当代艺术很厉害,周春芽等当代大师都在重庆,我们用当代艺术家的艺术品做这个项目。这个项目的灵感来自于我们三峡石,重庆是一个山水之都,山和水很有特色。我们希望找到山水意向,有电梯间、游泳池。
广州万豪,万豪品牌已经做得很现代了,设计要变化。我们在规划的时候可以看到这完全是开放的感觉,这是大堂和大堂吧,这个专案还是要根据品牌,这就很隆重,很传统,我们就是要这种味道,像静安的香格里拉已经做得很现代了,义乌的香格里拉正在做,香格里拉首先要求做东方的,做亚洲的感觉,香格里拉的餐饮很强大,他们特别为首层营造餐饮的模式,义乌出差的小生意人特别多,他们要谈点事,吃点面包,喝点牛奶,喝点咖啡,全天候的像咖啡厅和酒吧的空间,他们的中餐特别追求当地的特色和感觉,这个是中餐包房。
三亚精品酒店。做精品酒店一定要去努力,大酒店在中国一定会慢慢很理性,开出来的也不会太多,但是这种小项目精品酒店特别多,每个专案都会面临占,我们这个项目面临挑战,位置不错,在三亚的亚龙湾。这个建筑是这个地块,这里是一条河,就是在希尔顿和万豪的隔马路的地块,这个位置是看不到海的,这边还有别墅区,中间有一个小湖,旁边是社会餐饮,还有客房和酒店部分,未来会把这部分拿来做精品酒店。好几家管理公司去看了,都确定这个酒店没法用,要炸掉,说就那么几层高,也没有多少成本,业主就很着急,我们看了现场,我们和业主说这个项目有机会,刚才我们看到的是一楼,这是负一楼,其实它的负一楼就等于是一楼,外面有一条河,二楼是抬高的,二楼就是一楼。我们做了规划,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和思维来做,做一个向下的酒店,我们的酒店都是向上的,我们做一个向下的楼梯。到了下面之后我们把吧台和餐厅放在这里,把水景利用好,两边还有小庭院,这里规划了一个无边界泳池,这样就把空间给串起来了。我们希望这是一个倒置的视线,换一个角度去看,做一种往下的感觉。
这个是餐厅,我们希望带来一种可以看到外面的感觉,和别的酒店不一样的感受。这个是客房,我们做了一个微调。精品酒店真的可以通过设计去改变,只要你发掘它,哪怕是一点点亮点,你把它放大,把所有的问题和毛病都解决,最后还是会有机会的。中国的设计正在进行,我们只要努力,平衡好和理性和感性,我们的设计一定会有未来。

此外,好的设计必须经历三个层次。好设计的三个层次:第一功能齐备,以人为本,这是最基本的要求;第二是美感和艺术感;第三也是最难的,是更高的境界感染力。一定要从第一个过渡到第三个,这样才能不用太大的造价,通过设计产生很大的利益。

并分享了三亚保亭安纳塔拉度假酒店、石梅湾威斯汀度假酒店、西安凯悦酒店、福州凯宾斯基酒店、南京金鹰精品酒店、厦门华邑酒店、重庆希尔顿酒店、广州万豪、三亚精品酒店。

最后杨邦胜先生说:“中国的设计正在进行,我们只要努力,平衡好和理性和感性,我们的设计一定会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