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语言: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伍仲匡

香港AB Concept创办人兼董事

伍仲匡

最近我们在准备我的第二本书,我们每次出一本书的时候都希望可以有一些内容,大家在网路上很容易找到几百张照片。刚好明年是香港回归20年,在这个历史时代,香港怎样影响我们,为什么香港会有这么多酒店设计师。在我小学的时候第一次旅游,我的父母带我去新加坡,我们读书的时候香港是东方之珠,后来我们认识到和中国的关系越来越密切,后来香港发展得越来越国际化,也是我读理工大学的时候,那时候香港最老牌的几个酒店,已经拆掉的希尔顿、洲际、半岛酒店,都是外国设计师在香港设计的。那个时候的文化对我们有影响,那个时候我去读理工大学,我父母问我说你要做艺术吗?将来要做艺术家吗?在90年代的时候还没有对科目搞得很清楚,但我们已经认识到我们是亚洲的,小时候我去东南亚旅游,我父母也有印度的朋友,过年的时候也会到他们家里,东南亚是亚洲的一部分。


这个是文华东方的水疗所,在新加坡是亚洲元素。从印度到东南亚,在中国也会经常看到这种图案。我们会去印尼和巴厘岛旅游,后来我们也会觉得很惊讶。城市里面的酒店,这是我们第一个和W合作的项目,也是第一个度假酒店专案。那个时候我们认为巴厘岛只是一个度假天堂,后来我们开始更深入地学习它的文化,原来它是受印度的影响,我们开始对它们的造型和图案进行学习。这是一个W品牌,那个年头巴厘岛的酒店木雕很多,很东南亚的风味,这差不多十年了,开业有八年时间,我们要做一个很现代的感觉,要把巴厘岛的文化重新演绎出来,做成很现代的不一样的东西,但也是要很巴厘岛的,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那个时候我们认为文化是可以学习的,也可以慢慢演变,但也是属于当地的。开始我们扮演“文化翻译”的角色,如何演绎这个地方的文化。



我今天准备了一个案例,在香港的一个很小的餐厅,my tai tai 餐厅,很多酒店管理公司说我们服务的都是一些国际大品牌,四季酒店、文华东方,你们公司只会做这种很豪华的,这个我们不太认同,主要是设计师要碰到项目,把项目的定位做出来。我们在香港的一个朋友要开两个小餐厅,他有一个概念是一个泰国餐厅,街头小吃的感觉,在曼谷市中心路边吃的东西,但是要变成比较高档的,比较有味道的。这个专案非常小,只有200平米,那个时候我们做了一些研究,那个名字是他改的,叫做my tai tai,一个很漂亮的泰国女生,做纹身的艺术家,他自己有一个纹身店。我们把这个故事带进了设计中,希望让大家都认识我们的设计风格。图案和机理会是比较轻松的设计,我们很坚持用很多手画,我们在构思的时候会用到一些手绘稿,然后才开始用电脑做。现在已经是媒体年代,我们会故意创造一些移动媒体的照片,这里面有很多细节,真正找到一个老单车,在曼谷、泰国找很多不同的瓷砖,木雕,把它带到餐厅里面,虽然只是一个200平米的小餐厅,但是里面已经包含很多对文化理解的创意。地面马赛克,我们找到一些泰国的布料,用马赛克去表达图案,泰国的纹身符号都是有特殊意思的,我们找到一个泰国的陶瓷公司帮助我们定制瓷砖。
      
印度康莱德酒店,这是一个落成不到一年的在印度的第一个项目,对于我们来说印度是很远的地方。我们在读大学的时候有十几个同学跟着老师去了印度两个星期,印度文化,佛教、印度教对整个亚洲文化都有很大影响,这是印度第一间康莱德酒店,印度也是一个人口很多的国家,第一个康莱德酒店对整个品牌的定位非常重要。这个是大堂部分,一进入门口的时候,印度有一个做得很好的工艺,染色布料和石材,印度的石材做得很棒,背后主要是一些透光石,紫色的台面是紫晶石。大堂和整个空间,有一个很高的楼顶,我们做了一个旋转梯,把整个区域连贯起来。颜色也可以用的比较活泼,比较跳跃。全日餐厅,我们了几个颜色的宝石,把整个制作餐台拼成好像台布一样,有地中海、亚洲印度的不同图案,大家可以看到很明显的几个不同餐饮的自助餐厅,而且还有图书馆,摆放了不同的书籍。这个是印度餐厅,会有一种很厚重的气氛,也是很现代的。
      
这是一个三亚的项目,有一部分落成了,在三亚海棠湾,是我们和保利集团一起合作的,每个人会用不同的手法,通过每一个脑细胞演绎出来的手法不一样,空间不一样,品牌定位不一样。在三亚海棠湾目前已经开业的都是很宏伟的大堂,十几米高的大堂,rosewood的品牌就是要家一样的感觉,我们带做定位的时候做得好像一个客厅,这个是空中大堂,不是超高层,只是七层的平台。酒店只是在群楼部分,塔楼式公寓,在七八层的地方看海。里面还有一个图书馆,比如订一个游艇出海,也可以在这边安排活动和在酒店几天的行程。这个是刚刚落成的部分,财富论坛中心,这里有一个会议展览中心,由会议酒店去管理,在下面有一个专门开会的地方,下面有一个很大的宴会厅。这个是宴会厅,餐饮比较有特色,大家比较认可他们的餐饮部分,每一个酒店管理公司都说现在做酒店的餐饮的时候千万不要做一个酒店的餐厅,现在的出发点是要把每一个酒店的餐饮做成一个独立营运的餐厅,只是刚好在酒店的旁边,每一个餐厅一定有自己的风格,也有自己的故事,基本上是可以完完全全和酒店本身分开的,这个酒店有差不多八米高的空间,还有全日餐厅,在塔楼里面。它的站位是酒店内最高档的餐饮部分,最多款待30—40人。整个酒店的故事是海边的渔村,大家会发现从旁边的渔村发展出来的故事。房间,标准间,这和很多三亚的酒店不一样,真正是想做一种家的感觉,还有一个水疗中心,都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区域。
      
满福楼,我读书的时候把香港作为一个亚洲的城市,后来我们越来越认识到和祖国的关系。这是一个CELEVI品牌,原来的是从巴厘岛产生的品牌,满福楼是一个香港很有名很老牌的中餐厅。回到中国,作为华人设计师,我们到曲阜的时候觉得这特别有历史,历史感特别重要,演绎出中国,但是又很现代的氛围。我们做出来之后,酒店管理公司和业主都会觉得很到位,有很多细节,但看上去也不会觉得是一种老东西,这个项目得了一个大奖,可以得到西方的认同。
      
台北香格里拉也有20几年,这次进行了改造,现在重新加入新的元素,制造出一种时代感的感觉,整个概念是宋代的艺术品,所以颜色上主要是宋代的壁画的颜色,颜色是比较清淡的,香宫中餐厅,大客房,到大堂,把宋代的美学月一个现代的手法慢慢演绎。
     
北京W,在纽约出生的酒店品牌W,把它带到首都北京长安街的旁边,这是两个很极端的文化。VIP区域,餐饮,标准间,水疗,从中国根源演绎出W品牌的感觉,这个翻译过程上很漫长的,也没有人告诉你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主要是通过设计师的感受。
      
我们要把这个背景变成我们的包袱吗,我们在小时候也有英国人的下午茶,对西方文化很熟悉,我们要做翻译工作的时候好像变成很自然的,这是第一个大家比较认识的餐饮,是八年前了,上海星级酒店的餐厅,主要是中餐厅。这是一个法国餐厅,也没有放进入华人背景,我们就是一个设计师,就是要很轻松地去演绎一个西方餐饮空间,包括配色,材质等等。mai  tai  tai的厨师想要在同一个时间的不同楼层里开一个泰国餐厅和义大利餐厅,他原来就是想做很轻松的义大利菜,不是很正规的,然后我们就想到了义大利的很夸张的造型,用一个灯罩的形状表现出来,再加上机理感很强的东西,把它演绎出来。同一栋楼的泰国菜和义大利菜,我们把颜色拉的很远。那个楼顶只有不到3米,楼顶很矮,也可能是我们做的最小的餐厅,我们觉得这应该不是一个限制,只是一个挑战,我们也做得很小,很精致,也很有冲击性,因为它很小我就故意把东西做得很密集,把整个酒吧做出来,这个餐厅只有200平米,很小,连厨房,是非常精致的,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小餐台。
      
我们看一个最新的项目,大概一两个星期前做的专案,大堂酒吧,就在香港会议展览中心,一边是君悦,一边是酒店,我们之前做了客房,最近进行大堂改造,整个概念是城市小屋的感觉,我们周边都是会议展览,都是湾仔,都是高楼大厦,我们看到大堂有很大的尺度,我们有一个很有冲击力的想法,要建一个小的玻璃屋,把这变成一个大堂酒吧。我们进行了翻修,大概做成了之前的三倍,也可以营运,我们故意做得这么明显,从湾仔码头或者是很远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大家从大玻璃外面看到的时候会被吸引过来,会到里面吃个午餐。
     
沙乌地阿拉伯香格里拉,业主希望是很简单的典雅的空间,我们也帮助他们做的日本餐厅,还做的行政走廊,也有做宴会厅,我们看到客房就不会想像到是香格里拉,因为都是很清淡和舒服的感觉。这是一个总统套。
      
从三亚,到亚洲,再到中东,这个项目是我们第一个在法国的项目,是一个私人住宅,尺度很大,有三四千平米,在法国南部尼斯旁边,除了巴黎之外,这里是地价最高的地方,有很多上市公司、大老板。外国的设计师说很喜欢中国文化,但是也不想做一个真正的中式大宅在法国,希望可以演绎出很国际、很西方的感觉。这个反差很有意思,在法国南部的海岸线景观,但是也有苏州的双面刺绣放在窗前,这刚好就是他要的有东方文化的装饰,整体很能够配合法国南部的感觉,里面也有土耳其的浴室。
      
W酒店和我们是我们长期的合作伙伴,从巴厘岛到北京,再到葡萄牙,这个是在葡萄牙南端很有名的度假地,欧洲最南端的,我们在海边建一个W酒店。这是一个美国品牌,它的业主是中东人,要到香港找一个设计师,在葡萄牙的海边做度假酒店,也是文化学习的过程,我们去学习他们的陶瓷,地理位置。这个图案是首饰和衣服的图案,变成了一些装饰品。总统套里面有一些沙丁鱼的图案。
      
伦敦四季酒店。我们负责亚洲餐厅部分,大楼外观真的很难得,可以想像最西方的古典建筑。亚洲餐厅里面可以有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寿司,英国伦敦的古建筑师是非常棒的,我们要演绎出东方西方文化融合的餐厅。很多门套金属部分是古建筑部分,需要融合在一起。
      
香港中环的古建筑,刚好一个在伦敦,一个在香港,也是老建筑,中环的中央警署,后面有两个新的大楼,它会把整栋老建筑主楼改造成为餐厅。以前是员警公安厅,这是一个古建筑,中轴部分是酒吧部分,左边和右边分别是中餐和西餐,刚好又是在一个老建筑里面,可以发挥我们的演绎文化技术。这个是很漂亮的阳台。我今天的项目介绍到这里,最后给大家看一个视频,我们正在西安做一个W酒店,这可能是亚洲区最大的W酒店,这个业主的要求是,西安已经有很旧的文化,我们绝对不缺一些老建筑、老东西,你千万不要再给我一个兵马俑,千万不要给我一些老东西,我们要往前看,不要把自己困在历史的包袱里面,你就放心往前走,但是也可以让大家感受到西安。最后总结,我们应该把自己作为一个华人设计师、亚洲设计师还是一个设计师?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