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DA
Swittch Language: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程绍正韬

台湾真工建筑设计公司总设计师

图片122.png

程绍正韬:我是学中国文化的,是中华文化的继承者,但也有一份压力。我后来去念了建筑研究所,建筑的历史或者是建筑操作方法,之后、之前和未来是什么,这不是美学的问题,也不是物质的问题,而是一个属于哲学的问题。后来我到东海大学哲学博士班作了一番洗礼,虽然还没有成功,但是我知道了我们存在的目的,我学习建筑和做设计的目的,在往前回溯到儿时,我小时候学文学,回到我的儿时,回到青少年,我在台湾最好的公立学校读书,大概14岁到18岁左右的时间学工业,儿时学文学,青少年时期学的是文学工业,到大学学习美术,大研究所学习建筑,博士班学习哲学,大概五个领域的学习。后来年龄越来越见长,开始长出白头发了,现在50多岁了,眨眼之间跨越了超过30年的时间,胡子白了,头发也白了,但是我对中华文化的热情永远没有改变。

小时候和大学的时候有许许多多文化大师都是我的老师,教我第一件事情是愿意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50年来中华传统儒家世人所具有的基本信念,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基本信念,就不能说我精英,小时候我就在写宋词,用毛笔写,在笔墨之外,文学家给我的提炼,日本的儒释道精神做出的工业水准,或者是大学时代的艺术大师、文学大师、哲学大师,他们一直在教我一个东西,就是笔墨之外的东西,就是诚于中、形于外的“中”,中间到底应该有什么东西,经过30年的反省和磨炼,我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东西,其实主要就是一种文人之心,我们这个时代改变了很多,物质文明改变了百倍千倍,我们的富裕程度,崛起的方法,何止说现在是大资料时代,这根本就是一个讯息崩溃的时代,一切东西都解构了,都没有了,一切东西瞬间都可以再建起来,可是你能组织起来吗。按一个键就产生了行动,行动就产生的后果,因为我们有认识,于是我们有思想,我们有思想,我们会有性格,我们有性格,才会开始有言语,我们有了言语之后才会有行动,有了行动之后才决定现在的命运。现在是滑鼠和键盘的时代,功利化的时代,一个演讲上我们可以看到说有设计师的成果已经呈现在这里,甚至可以告诉你未来方向,其实这是危险的,我没有微信,可以靠短信联系我,或者是打电话,我也没有网站,你们问我怎么做生意?我不做生意,我也从来不听演讲,也不上网,我为什么要学习别人的东西,我要做过自己,我要做到透彻,把我做翻了,然后我放下我自己,丢弃我自己,这是中国文人的传统。

图片123.png

我们最早的文人开始,从隐士开始,隐士有很多,中国三四千年前就开始有,到一个非常成熟的时代开始创造内容,到山上不只是为了赌气,还有一些事情,除了赌气受气之外还可以做一些事情。最早的隐士,我们知道商朝,商朝的臣子,伯夷、叔齐不接受周代的食物,不食周粟,不吃周代的米粮。他们什么都不顾,那怎么办?这种隐士是道家的隐士,是在庄子、老子概念上的隐士,现在完全不得用,许攸,列子,我们没有办法使用,我们用的可能是另外一种人,既结合这种心胸的,结合某种对社会有所许诺和期待的,这些隐士的开始就是中国水墨画的开始那一批人。我们通过这六张画看看这些隐士怎么创造中华文化,甚至看到了当代建筑的开展,只是我们用不用它来做当代建筑的开展。这中间有山水、笔法、墨法和格律的问题,里面有唯心的东西,更多时候有一些属于物质的东西,物质的东西如何相互转化,在隐士时代做得非常好,现在有没有觉得做设计很困扰,好像材料很多,好像谘询很多,好像要做的事情多得不得了,其实设计就是那么简单,我们的认识论是不是有必要修正修正,再回到两三千年,或者最起码一千年前,我们看看人家怎么面对那个时代的思想表现通过笔墨来完成。

《溪山行旅图》,范宽,王屋,太行,一千年前的背诵初期的时候,还没有太多绘画的时候,已经把山和人的关系表达出来了,各位不要用风景画的方法来看它,这是我们自己的东方形态语言理论,我学过很多设计,我也受西方建筑的训练,当我学完了文学、美术、设计之后才了解了,很多伟大建筑是抄中华文化的传统,但是我们不知道,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事情,我们理解一些事情可以做一些改变,因为我们是中国人。范宽,姓范,名宽,字中和,隐士。

郭熙,《早春图》,北宋画苑里面的画家,皇帝养着的,他也很中庸,写了一本书叫《林泉高致》,美学史论就是从这本书开始的,他的绘画理论总结了范宽前面的成就。图上有很多密密麻麻的皴点,非常瘦的山涧,里面有房子,有山间的通道,我们看到几个女人赶着小毛驴回家,中国所有的风景画,老外会问怎么这么多中国的风景画画的都是要回家?外国人不是回家,是要打仗,主要是画太阳的,亚历山大,壮美的,到中国是要回家,是要另外一种美,是夜晚的美,山就越来越矮,从太阳的美变成另外一种美。我们可以看到瀑布和山涧,中国几千年早就开展的解构,我们把严谨的结构打破,只有通过解构才可以看到更多东西。我们可以看到什么是自然,什么是人存在于田地之间应该去面对的东西。郭熙告诉我们观、游、居、行四个道理,可观、可居、可游、可行,我们才会步换景移,书本上就是这样告诉我们的,我们不知道这是怎么来的,我们在观的时候有低的层次,有高的层次,有中间的层次,有深的层次,有很高的层次,看回来的时候和刚开始不一样的,视角会发生改变,为什么要观,为什么要游。这是学校老师没有做到的中华文化的某种秩序的开展,这个非常重要,如果我们不知道,我们就会输给西方,如果我们不知道月亮的魅力,怎么能够和太阳对抗呢,月亮是反射的,太阳是直射的,地球是太阳的几万分之一,月亮又是太阳的多少分之一呢,月亮非常卑微,那么小的星球,如果太阳不发光的情况之下月亮是看不到的,为什么我们都要回家看月亮,在这个朝代开始,所有的绘画、诗词、文学都在记载着月亮的重大意义。我们看几句诗词,宋词里面讲到小楼昨夜又东风的情怀感伤,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我们吃吃喝喝就醉倒了,人家要醉在花下,杨柳岸下,还有晓风,残月。
   
经过北派的范宽,郭熙,到南宋的李唐,再到宋元之间,元代赵孟頫《鹊华秋色图》,从高原变成平原,郭熙《早春图》,李泉的《万壑松风图》,范宽的《溪山行旅图》,这是称之为故宫三宝,这三张绘画是中国和西方美学史观最接近的时候,唐宋之间,唐代是很刚强的美学,高大的,唐宋之间产生这样的绘画,在大山之间,人非常渺小,老外看到了中国太阳神观点的美学,就是刚强之美,中国也有一段刚强之美的过程,但是在宋之后就改变了,从刚强到阴柔之间怎么转化,我们爬山的时候觉得很累,我们一开始觉得华山非常高耸,很险峻,我们在山下看的时候压力是很大的,看唐太宗其实很痛苦,看武则天更痛苦,因为他们都很高很远。我们对宋代的观点是有问题的,我觉得宋代是很强大的,如果从文化史观来看。西方的很多文化观点慢慢改变我们的视野,我们现在怎么重新解读中国过去的历史,用比较客观比较文化的态度来看事情,而不只是用物质的观点或者是军事的观点,宋代打输了很多仗吗?不一定,如果打输了仗,皇帝被抓走,皇后一干人等大臣都被抓走,为什么这个国家还存在呢,还能够支援那么久,因为他们有非常强的管理系统,宋代并不热,打到欧洲的时候如入无人之境。这是一段文化史论,哲学史论,属于哲学观点,也是文化的全面性的检查,现在我们要去思考这里面的一些不同之处,如果我们要做中国梦的时候,第一个是农业经济,第二个是产业经济,第三个是数字经济,第四个是文化经济,我们身为炎黄子孙,身为当代的中国人,必须把中国推到世界上,台湾人也不例外,我们凭什么让中国在世界上发光发热,我们要发扬自己的文化,为什么我们还能够抬头挺胸而且能够做出西方做不到的东西,甚至超越西方的,他无法超越你的东西。宋代的贵族赵孟頫画出了一个平淡的世界,一切是返璞归真的样子,平淡归真还自然,最后还是要练神还虚,李清照在这里作出千古绝唱,这是中国最好的一幅画,但是西方人觉得看不懂。皇帝都说这幅画好,但是我们现在看不懂,糟了,我们现在都说高富帅,女人要白富美,中国古代哪有这一套,士农工商,商排在中国一位,女生太高也不好,现在我们改变了价值,作出现在中国设计的风格,首先用外国的方法做外国你是做不像的,因为你是中国人,但什么是中国人呢,我们怎么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呢,忘记中国人怎么做呢,我们是不是要开始批判一下,为什么我们要忘记中国人怎么做的呢,习主席说我们要做中国梦,你们要想办法,所以今天我来了。
   
到了元代明代之间,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江南生活的情韵就都出来了,真正的文人世界已经成形了,一派宁静和谐,返璞归真,天生淡雅的丰富,这就是中国的美学,质朴,宁静,天真,不要做高大的,不要做夸张的,不要讲高富帅,不要讲白富美,那就是中国的。
   
我们能做设计吗,我们能借着这个开展中国的现代设计,我们即使不高、不富、不帅,那也能够有竞争力,中国人不比高富帅,白富美,比的是内在的气质,比的是我们的身动的气韵,这就是我们中华,气韵很重要,太阳比的是高富帅、白富美,月亮比的是气韵,我们才能够在月亮下轻罗小扇扑流萤,昨夜小楼又东风,是月亮美学,以后要找平凡的东西来做,要找质朴的东西来做,要找平的东西来做,把越平的东西做得贵气了,你的设计费就高了,中国的环境就有救了,中国人卖的是气质,卖的绝对不是高大和武器。我们不和美国人争武器,我们争是中国人谦谦君子的风度,雅气和贵气,不要忘记这些事情。我不是说不可以做高大的,有时候还要适度做调控,因为这毕竟是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环境,我们到西方不一定要这样做,我们也会西方的那种东西,就是多做一点大的钢的,但是我们不需要,简单的东西就美得不得了,这是我们的本色,把木头烧一烧变成松烟,松烟和宣纸画出世界最好的水墨画,就在笔墨之外,诚于中,形与外,材料很便宜,就是一些松烟,我们在最哀怨的时候写到消间瘦,最重要的是生命中某些意识形态的流动,通过笔墨、沉香,看到人与自然的神秘而有机的联系,这是中国,人与自然的神秘有机联系。这个时候要不要用很多材料表达呢?可以的,但也不一定需要,用大理石的时候还是在笔墨之间,用大理石表达人与自然的联系,如果不用大理石呢,纯粹是白色的极简的墙壁,三撇两下就表达出来,那还是人与自然的联系,我们到晚清文化的时候,八大山人,人与自然的有机联系,不管是早期物质比较堆砌的时代,到后来比较离开物质的笔墨时代,我们已经看到水墨画的发展。现在中国大陆的水墨画,我不客气的批判,水墨画不是用来卖钱的,如果水墨用来卖钱就没有资格称之为文人水墨画,怎么可以用来买卖呢,水墨画是通过笔墨体现当下人与自然的有机联系,现在完全变了,水墨画开始画瀑布,中国真正的水墨画、文人画一般都是溪涧,小小的一条小溪,绝对不是画大型巨型的瀑布,那就变成风景画了,何必用水墨画呢,水墨画其实不是风景,如果真是风景也是我们内在的风景。这和建筑有什么关系呢?我们要画的是内在的风景,是这个时代的特别的表现方式,我们不用松烟了,不用砚台,不用墨汁,但是每天像文人一样在画我们新的水墨画。

图片124.png

这是大理段氏王朝旧址,有高远、深远、平远,我也学过都市设计学,受过传统的设计学教育,我发现那一套全部没有用,如果用那个方法在山水之间盖房子,所有的山会被铲得平平的,我们不会臣服于他,中国水墨画中的建筑和山融为一体,如果不融为一体,人与自然的神秘有机联系的表现目的就被打破,我画水墨的目的是希望我自己成为自然,如果我成为自然,怎么会是想征服自然呢。我们用非常大的跨距,大跨距的钢筋桥梁构造已经不是传统的梁的构造,而是预制板的构造,拉住,取代木构架,因为我们是这个时代的,木头又不能砍,难道用西方的方法就不能有中国的气韵和意境吗,难道打自由搏击就不能有中国的风格吗,就不能有中国的太极吗,我们个子这么小怎么可能打得过老外呢,可是我从来没输过,设计也是的,这样的设计和老外比不会输,我会的他不会,我们和国际级一线设计师同台竞技比赛的时候我们常常是赢的,现在有点麻烦的是大多数中国设计师是老外知道你的东西,但是你却不会他们的东西,而且我们还宣扬西方文化,殖民早就结束了,可是我们好像还在被他们殖民,文化殖民了,这是我们的问题。西方的新古典,我们改变了老百姓的认识论,改变了他们的价值观,改变了他们的性格,改变了他们所建造的方法,我们不能说地产商是要这样的,其实不是,我们中国为什么会让建筑往这个发展,现在大家都是想赚钱,成名,成名加赚钱,我们能不能替下一代想一想,替学建筑无关的苍生黎明想一想,为他们立立心,做我们中国自己的建筑,汉唐宋元明清各代都有自己的建筑,可是到了现在我们发现没有自己的建筑了,我们的建筑就是中国传统符号吗,斗拱,木构架?我认为可能不完全是这样的,现在有多少人愿意住传统木构架呢,住一天可以,住一年呢,住一个礼拜都可能会疯,我不可能会去住的,当然也会有,但是极少数人愿意住这样的房子,因为我们必须要接受当下的存在,时间的存在。怎么望苍山,怎么望洱海,怎么在苍山洱海之间发现运动的微妙联系,是简约的,但是冰冷的,另外一种简约,我们有欢愉的时候,简约的工艺美术的过程。学工艺重不重要,学美术重不重要,学设计重不重要,学哲学重不重要?这些都很重要,我是30多岁才开始做设计,我的老师说我是大器晚成型的选手,为什么不早一点高富帅,可是一年一年过去,我一年一年知道,60岁开始才懂得一些东西,台湾人都不急,至少我被教的那个时代是不能急的,特别是设计,特别是房子,值得收藏一百年、两百年的房子。
   
这个是海底捞,台北101附近的,变得非常时髦,改变了海底捞的形象,用大树,有机曲线。这个是水墨画的墙,曲线,花鸟画,山水画的表现,永远是这个主题,直线、曲线,简约的,复杂的,工艺美术很讲究比例,线条,不管是什么风格呈现,美感很重要,不拿毛笔是做不出来的,机理很重要,要拿毛笔来画设计图,画完之后再描,才会儒雅。这个是牡丹花,花鸟画,抽象的,晚上打上灯,像飞翔的蝙蝠,这就形成了一个花开富贵图的图形,没有任何主题是土的,土的可能是我们自己,转化不过来的问题。历史的东西是很美的,我们转化不过来是因为认识观和价值观改变了。
   
这个风格是很禅境,很安静,很漂亮的线条,我们要有自己的精神,只要精神,不要风格。华丽的东西,华丽必须带有贵气,中国的华丽和外国的华丽不一样,中国的华丽如果没有贵气就不是华丽,如果中国的极简没有贵气就不是极简,画画第一品要有士气,没有士气就不入眼,不入德。
   
我们的设计有精品,妙品,绝品,意品,意品是最高的士气,贵气,逃离的脱逸的感觉,这是现代建筑用中国文人的观点做出来的。
   
什么是士人,什么是士人,我今天都讲到了一些,中华文化的发展,如果没有中国文化本身最高深的精髓是做不出来东西的。东方水墨,秩序观,景观意境,最后是要回到生活的现实,不要去局限于风格。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建筑是生活的山水,空间是生活的诗词,这是中国的文学、文化、精英思想的史观,也是我们的精神流派,如果我们没有这种潜在的秩序、潜在的认识论在心里面,怎么回有方法论呢,没有认识哪来的方法呢,环境心理学也告诉我们这些事情。如何为苍生安身立命呢,我们怎么开太平,我们当下像蚂蚁一样工作,像蝴蝶一样生活,我们的物件如果通过我们开展的美好视窗看到世界。我们的时代来了。


今天是文化经济的时代,文创产业的时代,我们很受业主重视,给我们这么高的设计费,我们要替文化发声,而不是自己赚钱,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不管做什么事情,赚钱也好,不赚钱也好,我们不要忘记自己是中国人,好几千年被记载的历史,有文字的历史,这么伟大的民族,我们都说我们的民族还在,我们的民族没有消失,我们一定要知道为什么,其实就是文人意识,就是士气,就是骨气,像梅花一样的精神,为国牺牲,为国奋斗,默默牺牲奉献的精神,凝聚着五千年文化的发展,无论受到任何强权的欺辱,我们总是能够消化它,转化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