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语言: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听大师分享成功设计理念

曾建龙:有请我们的今天的四位主嘉宾上台,一位是我们的郑总,CCD的我们的郑忠先生;我们的杨震,金螳螂的杨震先生;我们希尔顿酒店的张书源先生;我们北京弘高的何总。四位高颜值的,然后身价都是十分高的集团总裁都在这里,去年的西安的年会也是我主持的对话的这个环节,充当一次临时的主持人。我觉得对亚太协会这个已经是第六届了,但是对我好像是昨天一样。因为我们从第一届的发起,我们是一期的学员,所以我们发起这个亚太...

曾建龙:有请我们的今天的四位主嘉宾上台,一位是我们的郑总,CCD的我们的郑忠先生;我们的杨震,金螳螂的杨震先生;我们希尔顿酒店的张书源先生;我们北京弘高的何总。
四位高颜值的,然后身价都是十分高的集团总裁都在这里,去年的西安的年会也是我主持的对话的这个环节,充当一次临时的主持人。我觉得对亚太协会这个已经是第六届了,但是对我好像是昨天一样。因为我们从第一届的发起,我们是一期的学员,所以我们发起这个亚太协会的这个组织,一路走过来,我们充当这个服务者的角色,看它一步步走过来,包括我们昨天在开理事会的时候,我们的刘老师非常开心的同时是皱着眉头的,为什么?因为他压力非常大,因为今年是所有过往没有出现的人最多的一个年会,而且我觉得他的担忧是所有的朋友、同学都到这里来,他的最大的一个心愿是,给大家服务好。可是因为明天这个会场,它不可能同时容下1500个人共同来用餐或大聚会,所以有些人就会站着,所以他是非常的担忧大家的这个服务,不能满足大家的这个要求。但是我希望说所有的亚太协会的会员、同学包括我们一些外来的好朋友、嘉宾们,我们给刘老师一个最热烈的掌声,好不好?感谢他们对我们这个协会的一直的付出和奉献,所以接下来我们就开始进入主要的一个话题。因为时间关系问题,我就一个个来问。
我大概做了一个简单的问答提示,那我先问金螳螂的,我们就顺着来,杨震先生。我们想问你说,作为一个中国的装饰设计企业,也是非常的一个荣耀,你们是第一家收购了全球最顶尖之一的酒店设计集团HBA,那么首先呢,我觉得这是我们国人的骄傲,中国企业去收购一个美国大企业,收购之后呢,我们就想说你们如何去管控这个企业,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呢,你们如何平衡与国外管理的差异化,为HBA你们是植入什么新的企业,包括未来你们整个机构有没有可能继续去收购其他的企业,包括我们在做的协会的成员,一些在做的非常优秀的设计团队,有没有可能被你们去收购?

杨震:我来回答一下,应该来讲,跟HBA的合作呢,其实从意识来讲,差不多有七八年左右的合作过程,为什么我们不仅是做设计,还有最大的一块是在做工程施工,那么在做我们国内很多酒店的时候,你会碰到HBA的设计,当然这个近五年内,我们HBA在国内很多的项目都是由我们来做升华的,所以我们觉得我们在很短的时间里,大概是半年吧,我们就达成了这种合作的意向,应该来讲,双方都有很大的共同来支撑怎么样的发展,因为对他来讲,他需要中国的市场,亚洲的市场,作为我门来讲,还是需要这样优质的项目来支撑我们整个公司的这样一个运营和发展。应该来讲,我们觉得非常的好。
那么您刚才讲到的,我们未来跟HBA的互相管控,其实也没有。我觉得更多的是互相的支撑,因为我们可以每年提供他几十个项目的,那么他也会相互的给我们施工的项目,另外我觉得HBA已经在中国,特别他现在最大的团队应该就在新加坡和香港,应该是非常的中国化。那他所有的介绍或者是什么都是中英文啊,或者是他里面配置的文物的原封都是新加坡的、香港的。我觉得沟通起来都是非常的顺畅。上个星期HBA的所有的主要持股的股东都来苏州开了一个2017年往后5年的规划,也是分析的很全面,他们更希望是一个全球更全面的发展,未来的三年,应该来讲是装饰行业,包括设计还是施工,但是对于HBA来讲,他们还是每年保持了20%-30%的一个增长,虽然亚洲市场,特别是中国市场,业绩下滑,但是他们的英国市场、欧洲市场起来了。所以他一个全球化的数据呢,应该来讲对于他未来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趋势。
对于未来我们会不会和其他的设计公司进行合作,我认为非常有可能。因为我们作为一个上市公司,不仅是设计的需要,更多的还是一个产值的需要,如何用设计推动产值,我们未来与HBA的合作模式,包括和其他的合作模式的推广,因为HBA只是在酒店,我们酒店也只是占了我们的40%的左右,那么另外一部分的话,我们也希望在跟国际上、业内做得比较精、比较专的设计师形成这样一个战略合作。

曾建龙:那么我再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因为昨天开理事会,我大概了解了一下金螳螂一年的设计费,大概是达到20多个亿,那么我想问你说,大概20多个亿的设计费用在你们集团设计跟工程项目的配比大概是占多少。

杨震20个亿差不多是10%不到11%,因为工程大概有200多个亿,但是我认为设计为荣辱一直是我们公司的精益理念,因为很多项目,先用设计来跟客户来接触,才会涉及到后面的工程,不管比例是多少,对于工程战略来讲,应该是最重要的一块。

曾建龙:好,那么就往下走,接下来问我们的郑总,在座的所有的同学应该都听过我们郑老师讲座的课,而且他的作品应该在中国每个地方都有,而且他最近的几个作品都非常的棒。那我也经常在朋友微信看到郑总经常亲自到现场,包括前段时间,你的公司正式上市,作为中国的设计企业正式上市,我在想说作为设计师的角色,我知道你是从设计开始,进入到为了完美去落地设计到工程,现在工程了公司再来收购设计再来上市,我想说作为设计师的角色,你是如何把握两个角色,这么快把公司上市,上市以后,你是如何把握设计师的角色和企业家的角色,我相信一个公司从没上市到上市是一个华丽的转身,我想说有没有对你的角色造成干扰?

图片135.png

郑忠:谢谢,阿龙给了我们几位这个机会进行交流,杨震也说了公司的辛苦历程,包括现在收购HBA的营运过程。大家都知道我是CCD的创始人,但是我们九月份我们亚泰国际002811,我不是做广告,是9月8号挂牌的。回答第二个问题,我们这个市上的并不容易,不是很快,而是历经了6年,CCD在我们集团是一个很有特色的一个子公司,所以我是以设计师的身份,我一直是一个设计师。所以有很多人都会关注我们一个企业家和设计师两个身份的矛盾着。但是事实上,我们都在为中国社会在创造财富。包括世界上的、中国上的。我希望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除了做设计之外,也希望利用我们的专业为我们中国创造更多财富。所以我认为我们在座的所有人要走的,任何一个国家、一个人都是要为国家创造财富的,所以我相信做设计师和企业家是没有矛盾的。刚好,这也是我们在业内开业几个相对有效果的。所以并不因为上市就不能做作品,不是因为上市我们就放弃产品的质量,反而是更好。企业家和设计师是没有矛盾的,只不过我们再设计上,我们可以更主动的去做,用自己的想法去实现。变主动去创造自己的设计。谢谢!

曾建龙: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我了解到金螳螂和HBA加起来有3000个设计师左右,那如果对CCD未来发展你是继续扩张设计师的团队还是有可能有你看中的,或者说在座的下面精锐设计师公司,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郑忠:其实实话说,我对我们公司立了个指标,决不能收购同行。绝不收购同行,设计是一个我们说鉴于理性与感性的一个,这是很感性的。所以我们要对上市有关的事情,要坚持我们的数量,不会说扩张的很大,放很大来做。我们的团队是不会收购同行,我们可能是做其他的东西,跟社会需求有关的,这样。

曾建龙:感谢我们郑总的回答,我们接下去往下走是我们的何总,我要提的问题很简单,因为作为今天在座台上其中之一的上市集团总裁,作为上市企业,市场经济结构的改变,酒店业发生的改变,在品质要求或者空间体制上,如果说市场结构改变后,对我们市场产业业绩发生影响?如果产业业绩发生影响如何调控,或者说公司未来可能扩张其他版块,比如说家居版块?
图片136.png

何宁:阿龙问的问题十分细,我是这么想的。这个金螳螂是行业里的宜家,郑总这块又是新科状元,又是刚刚上市。我们弘高呢,是2014年借壳上市的,我们是把设计装到一个上市公司重组的之后,我们控股这边上市公司变成弘高,改名叫弘高创意的。
其实,我们对外宣传号称是大建设行业里头,第一个设计类的设计公司,为什么我这么强调,因为整个中国的经济形势其实是变了,中国过去30年发展的非常的快,过去的模式已经是不行了,过去第一个模式是机会导向模式,也就是说几十年前改革开放的时候,遇着胆大的做生意,你就赚钱。第二个模式是资源导向,无论是房地产、出口、能源等,都是资源导向。到现在,经济发展不可能那么快了,我认为维持6左右已经很好了。到了价值提升状态的时候,我认为设计、设计机构和任何能给客户提供价值的机构,都值钱都有用。
那么一个设计机构为什么要上市呢?上了市拿钱干嘛呢?所以这些的思考跟阿龙刚刚说的经济形势,机构怎么变化是相关的。我认为设计师,一个小的设计机构,那你就把设计做好。你就做到你这个细分里头,最强最好最不可替代的,能提供给客户最好的解决方案。那你一个大一点的机构,如果是设计机构想把他做大,那么一定要具有平台型,那时候就有上市的需求了,因为在整个的大建设行业里头,我个人认为,空点特别的多,首先是效率特别的低下,无论是设计师还是设计机构还是施工机构折磨客户,还是客户折磨咱们,总之就是互相折磨,结果就是谁都没效率。还有四个控点,第一个就是所有的机构都缺钱,第二所有的机构都缺渠道,第三所有的机构缺乏主动的协同,第四没有新型的,符合现代经济发展的风险控制的方法。那我们要干嘛呢?弘高为什么要上市呢?其实要干的就是要解决这四个问题,就要用资本模式去解决。
我个人认为,任何一个行业都离不开科技进步的一件事情,包括咱们的设计行业。设计行业的科技进步也反映在咱们的管理水平上。我相信杨总的体会一定是很深的。我们跟国外的机构,包括一些设计机构在接触的时候,甚至是在跟林丰年,林大师接触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他在管理的流程体系上比国内的很多设计机构强多了。我个人认为,林大师是既可以当老板又可以当设计师的。因此,弘高是有很大的需求是跟在座的各位、机构合作。无论是参与还是并购,弘高在体外已经基本形成了产业链的这种合并。

曾建龙:谢谢各位嘉宾的经验之谈,也希望我们的年会越来越好。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