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语言: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互动对话 -设计公司生存状况和设计公司如何进行设计管理

曾建龙: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亚太酒店设计协会第一届学员,从没有到有,到现在过了5年时间,从我们几十个人,到今天这么多,一千多个专业的会员,而且是非常专业做酒店板块的协会,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大家庭里面,伴随成长,我觉得我是一个见证者,今天由我来主持这个论坛是关于当下这个格局公司运营板块,坐在台面上这两位大佬是中国设计界理论,公司理论我们叫大腕,夸张一点。但是我觉得我们做酒店的都是看着你们的项目一步一...

1533784196(1).jpg



曾建龙: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亚太酒店设计协会第一届学员,从没有到有,到现在过了5年时间,从我们几十个人,到今天这么多,一千多个专业的会员,而且是非常专业做酒店板块的协会,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大家庭里面,伴随成长,我觉得我是一个见证者,今天由我来主持这个论坛是关于当下这个格局公司运营板块,坐在台面上这两位大佬是中国设计界理论,公司理论我们叫大腕,夸张一点。但是我觉得我们做酒店的都是看着你们的项目一步一步在进步,成长,我首先想问一下,今天我们简单用两个话题,在当下大公司的运营和管理怎么来延续,我想这个方面,我现在问郑总,给我们传达一些经验,因为我们下面有些同学公司在不断的壮大,但是这个过程会碰到很多的困难,比如说人员管理,比如说技术人员的流失,我们设计师不断的跳槽,包括我们在做这个项目从项目的启动到管理,到落地,设计师经常在变化,我们作为一个大的公司如何管控这个体系,给我们分享一下。

郑忠:设计师来说,刚才说什么跳槽呀或者是个性呀,或者在质量方面怎么管控、落地,这是大公司要管控的事情。说我们公司,我的目标,我的宗旨是人数很多的公司,但是我是小公司的做法,我给所有员工灌输的,我是上大公司的规模,但是我希望做小工作坊的做法,那就要做到每个作品都很累,包括我自己,并不是大公司都制度化,大公司所有作品一个一个就过了,我希望像一个小公司一样,所有副总、总监,包括我在内,这个项目所有的你都要看,这是我提倡的大公司小做法做法,这是我的原则。
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实施不容易,大家所有的工作时间延长了,所有细节跟到位,一层层批,批到我这里,所以大家都比较累,我们公司考核是这样。至于公司跳槽人,金螳螂也好,在座的都有,不是大公司才有跳槽,小公司也有,我觉得一个公司文化,怎么留下我们的技术人员,不是留下,怎么让他感觉在这里做的很开心,做的有作品出来,我跟伍仲匡在台北,我们拿着酒杯聊了一个小时,我们都很头疼,其实也不叫头疼,这个酒店的作品,一个设计师拿了酒店的作品,可能做了四年还没有做出来,就觉得我做45年后我的作品才出来,可能都待不住了,待了5年作品还没有做出来,这一点对酒店作品很头脑,不像住宅三个月你要做出来,所以在做酒店方面,我们希望我们自己的竞争力和品牌效益和作品是让我们员工荣誉的地方,你1-5年头没有做出来一个,但是你看前面的员工,你的同事做出来很漂亮,你公司做出来的作品让你有期待感,然后里面的创意,还有我们同事之间建立的互相学习的机会,这点让员工其实不走的原因是个关键,当然酬劳也是一方面,多方面的。如果我们像大公司一样画效果图就扔下去做了,这点很难达到实现我们刚才所说的,我们每个样板间,样板间可能一张床我自己摆,甚至下个月准备开业的万豪,我每天晚上摆到三点钟,真的是这样,你看我像没睡醒一样,真的是这样,小公司做法,就跟当时十来个员工一样,你什么都好好盯,所以我公司很特殊,跟大家分享一下,感觉议题上不搭,简单带一下。

曾建龙:今天这个时间看到你十几个非常精彩的案例,这些案例是我们的视觉享受的,这十几个案例风格属性差异是很大的,你们公司如何把创意体系跟落地执行体系,包括后面管控,物料体系做衔接,因为我觉得你的分享,未来会给我们成长的这些公司,或者我们也想踏入把酒店这个板块做的更好的成长的设计团队有一个可以借鉴的,我觉得这个是不可思议的,你精力那么旺盛,你每个案件那么完美,小到一个摆件都你自己亲力亲为来做,这个是如何实现的?

郑忠:不能说都是我做,有助手,我可能指那样就那样调一下,刚才说的有什么机会呢?每一样都是自己摆,我觉得主要要底下人,就是我们在座同学,如果有这个机会做酒店的,你就投入百分之二百的精力好好做一个,你不要想着赚钱,可能这个赚不到,下一个一定能赚到,你做好这一个,下两个就会找你,放长线钓大鱼。我说过很多次,好象合同在后面,这个做不好,那个做不好,做了三个月以后,给市场印象你们公司就是这样。所以你刚才说CCD以前,我们也走过这样的过程,就是市场过程,然后静下来,我们这两年也牺牲了很多合约来做这些项目,所以这就叫做大公司、小公司做法,一定是好好抓住这些准备开业的酒店,好好做好十几个酒店,也许在未来会有很好的帮助,我们就是本着这个信念去做的。


 

曾建龙: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亚太酒店设计协会第一届学员,从没有到有,到现在过了5年时间,从我们几十个人,到今天这么多,一千多个专业的会员,而且是非常专业做酒店板块的协会,所以我觉得在这个大家庭里面,伴随成长,我觉得我是一个见证者,今天由我来主持这个论坛是关于当下这个格局公司运营板块,坐在台面上这两位大佬是中国设计界理论,公司理论我们叫大腕,夸张一点。但是我觉得我们做酒店的都是看着你们的项目一步一步在进步,成长,我首先想问一下,今天我们简单用两个话题,在当下大公司的运营和管理怎么来延续,我想这个方面,我现在问郑总,给我们传达一些经验,因为我们下面有些同学公司在不断的壮大,但是这个过程会碰到很多的困难,比如说人员管理,比如说技术人员的流失,我们设计师不断的跳槽,包括我们在做这个项目从项目的启动到管理,到落地,设计师经常在变化,我们作为一个大的公司如何管控这个体系,给我们分享一下。

郑忠:设计师来说,刚才说什么跳槽呀或者是个性呀,或者在质量方面怎么管控、落地,这是大公司要管控的事情。说我们公司,我的目标,我的宗旨是人数很多的公司,但是我是小公司的做法,我给所有员工灌输的,我是上大公司的规模,但是我希望做小工作坊的做法,那就要做到每个作品都很累,包括我自己,并不是大公司都制度化,大公司所有作品一个一个就过了,我希望像一个小公司一样,所有副总、总监,包括我在内,这个项目所有的你都要看,这是我提倡的大公司小做法做法,这是我的原则。
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实施不容易,大家所有的工作时间延长了,所有细节跟到位,一层层批,批到我这里,所以大家都比较累,我们公司考核是这样。至于公司跳槽人,金螳螂也好,在座的都有,不是大公司才有跳槽,小公司也有,我觉得一个公司文化,怎么留下我们的技术人员,不是留下,怎么让他感觉在这里做的很开心,做的有作品出来,我跟伍仲匡在台北,我们拿着酒杯聊了一个小时,我们都很头疼,其实也不叫头疼,这个酒店的作品,一个设计师拿了酒店的作品,可能做了四年还没有做出来,就觉得我做45年后我的作品才出来,可能都待不住了,待了5年作品还没有做出来,这一点对酒店作品很头脑,不像住宅三个月你要做出来,所以在做酒店方面,我们希望我们自己的竞争力和品牌效益和作品是让我们员工荣誉的地方,你1-5年头没有做出来一个,但是你看前面的员工,你的同事做出来很漂亮,你公司做出来的作品让你有期待感,然后里面的创意,还有我们同事之间建立的互相学习的机会,这点让员工其实不走的原因是个关键,当然酬劳也是一方面,多方面的。如果我们像大公司一样画效果图就扔下去做了,这点很难达到实现我们刚才所说的,我们每个样板间,样板间可能一张床我自己摆,甚至下个月准备开业的万豪,我每天晚上摆到三点钟,真的是这样,你看我像没睡醒一样,真的是这样,小公司做法,就跟当时十来个员工一样,你什么都好好盯,所以我公司很特殊,跟大家分享一下,感觉议题上不搭,简单带一下。

曾建龙:今天这个时间看到你十几个非常精彩的案例,这些案例是我们的视觉享受的,这十几个案例风格属性差异是很大的,你们公司如何把创意体系跟落地执行体系,包括后面管控,物料体系做衔接,因为我觉得你的分享,未来会给我们成长的这些公司,或者我们也想踏入把酒店这个板块做的更好的成长的设计团队有一个可以借鉴的,我觉得这个是不可思议的,你精力那么旺盛,你每个案件那么完美,小到一个摆件都你自己亲力亲为来做,这个是如何实现的?

郑忠:不能说都是我做,有助手,我可能指那样就那样调一下,刚才说的有什么机会呢?每一样都是自己摆,我觉得主要要底下人,就是我们在座同学,如果有这个机会做酒店的,你就投入百分之二百的精力好好做一个,你不要想着赚钱,可能这个赚不到,下一个一定能赚到,你做好这一个,下两个就会找你,放长线钓大鱼。我说过很多次,好象合同在后面,这个做不好,那个做不好,做了三个月以后,给市场印象你们公司就是这样。所以你刚才说CCD以前,我们也走过这样的过程,就是市场过程,然后静下来,我们这两年也牺牲了很多合约来做这些项目,所以这就叫做大公司、小公司做法,一定是好好抓住这些准备开业的酒店,好好做好十几个酒店,也许在未来会有很好的帮助,我们就是本着这个信念去做的。


 
 

曾建龙:我现在问一下姜总,金螳螂作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室内建筑企业,我了解金螳螂最强的是以施工为核心的,其实设计跟施工两个部门管控你跟我分享一下,再一个设计跟施工两个体系兼并的,同时要做非常完善的,体质很健全的机构,怎么管控几千个人的平台,给我们分享一下。

 
姜樱:前面我听了郑总作品的分享,其实我一直是非常敬重我们郑总的,不管从做事情,公司的管理,包括工程管理,应该来说亲力亲为,这方面确实做到非常优秀,谈到我们自己的一个企业呢?因为我们有跟很多公司不一样,我们金螳螂设计应该有2800多名的设计师,每年要做的相等,洽谈的项目要超过3000个项目,实际上完成的项目要超过1600,所以对我们这样一个企业来说,我们的设计就如何把这么多的项目,把它的质量去做好,把它的服务去做好,是值得我们企业长期讨论和研究的问题。
刚才曾总讲到管理问题,这么多年,我都是有思考的,其实我觉得不需要太多的去强调管控,我们试图去管控,我们往往忘记了我们为什么要去管控,所以在我们公司里面更多的去思考它的目标、它的目的和价值,所以说我们更多的去考虑如何来支持、帮助这么多的2800个设计师,有100多个涉及团队,差不多1000多个项目,这么多的团队每个项目去把它完成好、去把它做好、服务好,所以说我们更多的,我们搭建了一些平台去支撑,我们更多的是支撑、服务,去解决这些可能出现的问题,或者已经出现的问题。
所以说更多的我们是这么来理解、管理,更多的是竖立它、理出问题,而不多的强调管控,所以这么多年在我们企业里面,中层以上设计师流失的很少,几乎没有,有些年轻设计师可能会有些想法,会有些流动,但是比较主要的设计师还是流动比较少的。
具体说管理的手段,或者我们管理的工具,从几个方面:一个是从我们进入管理上,因为我们这么多的设计师,这么多设计团队,它都有一个经营运作,所以说他项目的安排,内容考核和分配,包括资金的回收,我们进入管理和支撑体系。
第二,这么多项目我们技术管理,包括那么多设计师知识学习和培训。
第三,我们的人士包括行政方面的支撑。
所以我们讲从三个方面来做这样的一个体系,支撑服务的一个体系。另外,因为我们2800多名设计师,我们把他从层级上,我们在总院层级,另外在项目层级上,把他进行一个平台区分,这样区分以后,更多的是希望达到一个目标,把这个项目,包括我们的学习,包括这些工作能够做的更好。
所以这样的话,更多的设计师,在公司里面大家还是比较开心的,不是说我管着你设计师,而是说我们项目上有哪些问题了,或者你设计师有哪些需求,我们来支持你、帮助你,调整这些问题,谢谢。
 
曾建龙:刚才第一个问题听了两位老总的讲解,一个是非常感性的,一个是非常理性的,一个把设计像手工艺作坊一样,慢慢打造,另外一个是工厂流水线标准化,来制定系统,来完成整个生产系统,各有所长。接下来我们探讨第二个问题,在互联网的当下,设计公司如何做好创变,问一下姜总,目前项目属性在转变,作为设计公司的运营来说,是不是得做相对应的创变,我想问一下这方面在金螳螂的体系里面有没有新的模块,或者这种做法。
 
姜樱:互联网我们也在做准备,我们今年已经跟软件开发商,我们内部引入了一个设计大平台,网络开发,包括软件开发,为什么呢?因为我们也是这样的问题,我们有这么多的项目,还有这么多的设计师,如何让大家的质量更加的达到深度,或者让大家的学习效率更高,我们就引入互联网这样一个技术,已经跟软件开发公司建立这样的联系,让大家在不同地区可以同时的在线上有一个交流、互动,我们实际上已经在这方面具体做了,包括我们这个平台建立以后,跟我们外部网站的这些对接,已经开始启动,而且下一阶段,我们也希望把这样的平台跟我们行业、跟大家多些这方面的交流。
 
曾建龙:郑总在当下社会快速变革之后,我们也随着改变,或者说我们还是不变,郑总觉得如何在今天的状态下,CCD如何做到创变的格局,在设计这个板块?

 

郑忠:是,互联网的到来各行各业都在连着变,最近中央台播了马云快递退货潮,种种迹象做了铺垫之后,我不知道后面走什么方向,但是互联网给我们设计,类似传统创意性公司冲击并不大,对我们来说扎扎实实在创意方面做好,它只是个工具而已,其实很多年前我们也在应用这个工具,就目前来说我们没有因为互联网的冲击或者用了互联网这个工具,对我们在创意上,在管理上有什么大的提升,但至少这种生活方式,我们创意针对这种互联网到来,我们人群所需要的东西我们反而在创意方面已经想到了,我就简单说这么多。

 

曾建龙:接下来我个人的问题,作为台上来位总裁,你们两个公司在中国,在酒店板块都是非常大的,数一数二大的设计机构,那你们平时难免会在一些项目上,会不会有什么冲突或者会有竞争,或者会不会经常碰到,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我了解金螳螂作为上市企业,在去年收购了HBA,就说把创意部分,利用未来资源快速提升跟弥补,作为我们CCD在未来有没有这种思考和想法,是不断扩充人才储备,还是有想法,想直接把创意的部分可以通过首购或者通过某一种方式来做嫁接?
 
郑忠:这就回答另外一个问题了,因为我们也有自己可能准备上市的公司,那是另外一个,CCD本身不准备并购任何一家公司,也不准备扩充任何的,我们还做裁减,精选,这是我们走的路,CCD要做精简方向,我最近这两年最喜欢刚毕业的人,我做最多,投入最大力量就是培养刚毕业的人,给一些重要项目给他,大胆做一些天马行空的项目,所以我们也不打算去找一些特别大金,多经验的人才,不是我们的方向,我们要的是年轻的、有爆发力的,刚毕业的,这些人才是出现作品的源泉,所以我们有自己的想法和管理模式,跟再去扩充、并购不是CCD所做的动作,而是我们亚太,我们还有个亚太集团,至于那些是另外的话题了,谢谢。
 
曾建龙:金螳螂收购了HBA,对你们在设计板块有什么更好的提升?
 
姜樱:我们并了HBA也是开始,从我们设计本质来说是说明客户解决更多的实际问题,而HBA大家都知道在全球酒店设计板块是非常有经验的,特别这次我和我们董事长一起参加了他们50周年的庆典,对他们HBA更多的思路交流,我觉得他们的经验包括这些方面是做的非常好的,所以我觉得只要更好的来说明我们的客户,说明我们的项目,来把它做的更加有竞争里、更加有价值,我觉得我们会考虑多方面的一种支持,大家的交流或者合作的一种方式,我觉得都是可以开放的,可以去思考和探索的。


 

曾建龙:今天在座的设计师,其实像我们这种公司,目前在整个结构链上,一个企业可能是二三十人,未来是继续发展、放大团队,还是把一个小组团队做到最精化,这块我想问郑总一些建议,因为我们的路都是这么走过来的,到底在今天这种市场慢慢转向成熟的时候,房地产也好、酒店业态也好,包括我们市场消费结构链在变化的情况下,我们作为酒店设计师如何寻找自己的定位,如何给目前大概工作室有二十几个人到三十几个人,四十人左右的这种机构给一个建议是放大还是保持状态,然后把这些人员培养成非常精干的、专业的一个点的团队,这个郑总可以给我们一些建议。
 
郑忠:简单来说,我觉得十几个人就够了,另外不要把自己当成是酒店性公司,不是叫酒店性的公司,不要说我一直做酒店,雅布就是做住宅出身的,做的多好,我现在想做住宅,想做不是品牌的东西,我现在想做美术馆,不要老说自己是做酒店的,十几个人我觉得够了,我认为做一个住宅和做一个餐厅更容易出作品,为什么要做酒店呢?非得做酒店才出名吗?或者什么,我觉得不要锁定,不要对外宣传自己是做酒店的,你什么都做,抓住几个住宅做漂亮了,抓住几个餐厅做漂亮了,抓住餐厅做漂亮了,这就是你的作品,不会有人说不好。我们今年做的深圳万科会所我们在做,挺好,几个招商或者华润的办公总部我们也做,挺好的,挺有设计感,那种我觉得比酒店好玩多了,我简单说一下,不要锁定,不要把自己定义成酒店性的公司。
 
曾建龙:我觉得这个建议非常好,在当下整个社会结构链、商业链在不断模糊边缘化的设备,设计公司也在模糊、边缘化,就是创变格局,我们不要太在乎自己定义在哪个板块,只要有创意项目,只要有创意,只要给你足够的空间属性,足够的创造的尺度就可以完全取做这个项目。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个困惑,进入酒店,大家觉得酒店体量更大,创建的空间更大,我们做酒店,酒店周期很漫长,有时候跟一个项目要跟3年,刚才听到我们郑总7年的一个周期时间,还可能有更长的,所以我觉得一直在困扰,我们成长的这种公司真的是跟进一个项目,项目没做完下面人员就流失了好几波,也会存在这方面的问题。我们今天由于在台上来说这个论坛,也想说通过论坛的过程中,我们能够传达一些信号,市场的这种信号,设计公司成长架构的战略方向,以及我们未来在选择业态的情况下,如何把自己的位置把的更清楚,这个论坛希望大家轻松点,可以传达一些你们的经验,台下我们这些设计师都很想听到更具体的,比如我刚才讲了,郑总因为我问的,我们如何去把,哪怕二十个人的机构,我们如何把创意跟执行,跟整个物料后台做更合理的人员分配,我觉得你很有经验跟我们分享一下,通过你的经验我们也可以平衡一下自己公司状态,重新梳理这种团队的组合方式。
 
郑忠:十几个人,我觉得一年如果做酒店也只能做1-2个,抛开营运,说要赚多少钱,要做作品只能做2个,做酒店只能做2个,要不然做了,公司倒了,酒店还没有盖出来,十几个人平面建筑必须有2-3个人创意,主创的,然后物料必须有3个人,施工图必须有34个人,还有后勤这些东西,其实你做的东西已经不多了,就那么34个人主创。
实际来上,你的量不能多,要做酒店只能做两个,做餐厅还可以做5个餐厅,做多了就失去质量了,就是这样,我说实际的东西,也不能在这长篇大论的说,在外界看来我是一个经营者,经营一个设计公司,经营者80%精力放在设计上,你要做到以你为榜样。
 
曾建龙:在整个市场结构炼改变以后,平衡管理公司的运营,可能在成本上会开始面临盈亏的问题,在设计里面,继续延伸在工程板块,因为这块最有经验。


姜樱:如果你希望作为一个设计公司的负责人,还希望它有更多的发展,在机制上,在利益分享模式上,包括在团队培养上,应该是另外一个专业的话题,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愿望或者这样一个目标,要从另外一个方面思考,在此跟大家把这个思维打开来,我们更多的可能要考虑我们的经营模式、合作机制,包括如何来吸引人才,如何来留住人才等等。设计和施工的问题,对公司的现金流有要求,所以我不建议我们设计公司去做,如果你没有足够的经验和足够的资本,你运作工程是很危险的,可能考虑从软装介入,设计创意介入来考虑我们公司的盈利和发展。
 
曾建龙:强调做设计师的不要跨过做工程的尽量不要跨过,跨过可能死的更快一点,这些我觉得对我们做设计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今天我们这个“创变”论坛,我们的对话,我希望两位元老总可以给我们一个结束语,我们在当下这个状态做一个结束语,今天的论坛也就告一段落。
 
姜樱:刚才看了郑总的作品,第一个,我们设计的风格、设计的潮流、风向在不断的变革;第二个,我觉得这么多年跟我们客户交流的时候,我们设计师的角色以及工作内容更多的在变革,从传统的我们设计师需要关注审美艺术风格,可能今后更多的要关注说明客户项目解决包括在审美以外他的功能,包括他的投资、成本、运营,多方面的问题,可能这也是未来对设计师的方向或者责任,更多的一个变化,完善,也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郑忠:每一届同学不同,我想重复刚才那句话,你有一个设计公司你接到什么你就要做好,你不要一定做酒店,好好把你手头目前所接的任何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