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语言: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互动对话

   王澍: 我谈一下目前中国酒店的痛点,就是投资回报率低下,我们的现金流逐年在降低,而我们的投资造价逐年在增高。有什么诱因,我总结了四宗罪:第一方面来自政府干预,政府不光干预酒店数量,规定酒店档次、规定酒店星级,甚至还规定酒店品牌,在中国政府积极干预下,我们这几年生意还是不错的。第二大宗罪来自开发商,其实开发商的这个罪,主要原罪还是来自于地产,地产销售,很...





  




 


王澍

 

我谈一下目前中国酒店的痛点,就是投资回报率低下,我们的现金流逐年在降低,而我们的投资造价逐年在增高。有什么诱因,我总结了四宗罪:第一方面来自政府干预,政府不光干预酒店数量,规定酒店档次、规定酒店星级,甚至还规定酒店品牌,在中国政府积极干预下,我们这几年生意还是不错的。
第二大宗罪来自开发商,其实开发商的这个罪,主要原罪还是来自于地产,地产销售,很多新手在盲目开发一些酒店。第三大宗罪来自管理公司,管理公司标准化在一定程度上大力的,积极的促进了中国酒店的发展当他们走到一些三线城市、三线城市的时候就会发现,一个比较过度的标准,就产生了整个项目僵化。第四大宗罪就是来自于过度同质化竞争和设施攀比。我们再说现金流,现金流我总结几点,重大政治经济事件、消费者结构变化、供给过量等


我们总结一下过去十年中酒店的发展,第一个我们叫做高投资,然后低现金流收益,酒店的投资回报率低;我们看看未来十年我们将面临什么样的困难,国八条出现导致我们客源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以及互联网经济的介入,新一代消费者也是90后,已经出现在这个市场当中,所以他们在消费过程之中,也会有新的消费习惯和消费理念出现,这就导致我们住宿需求变化,需求改变就改变行业改变。


下面有请四位发言嘉宾上台


  澍:为什么在中国这个市场大家都在求变,这个主要的动因是什么?


张书源:变是永恒的,说大了,哲学上的问题,说个人你20岁、30岁、40岁,状态不一样,所以很简单,包括我们做酒店,国外一个品牌拿到中国来肯定是要变化的,不说过去,就说最近我们引进几个在美国非常成功的品牌,拿到中国基本要花1-2年之前,重新就它的设计和运营模式,重新做了中国化,做了这个中国化之后,开出后前3年还是在做磨合。

 

  澍:伟立国内现在五星级酒店客源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国际客人减少还是在一个趋势当中,一个国际品牌拿到国内来,究竟应该发生哪些改变?


刘伟立:我觉得任何一个品牌都必须在当地做一个很深的改变,因为酒店是直接对人产生交流的,比如说老外来西安,或者西安人来西安酒店,他们都希望在这里得到比较新的体验,所以在地化,更深化,当地人喜欢什么,老外喜欢在这个地方玩什么都非常重要。


  澍:张总帮我们总结了新一代消费者的特征,第一个就是信息获取的量会变得很大,第二个他因为信息获取他很自我,他自己建立对信息的评价,比如更相信口碑了,其实他也很注重体验的东西,但他的体验个性强调的会更多。接下来问题问一下伍先生,目前酒店在你设计过程之中,是不是有新的技术、新的应用,或者新的理念,能够体现在这个酒店的设计当中?


伍仲匡: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有两个方向,第一就是我觉得是一个很整体的大气候的改变,我觉得以前的酒店,首先有两个名词我们要搞清楚,就是游客跟旅客,他们两个基本上,他们已经不是你给我什么,就是什么了,结构性改变,所以我们现在设计酒店就是要设计给游客,这是很根本的改变,然后延伸到他们觉得我有家的感觉。

 

  澍:接下来,未来“创变”的想法,交给四位延展讨论,第一个叫做未来酒店的一个主题化,交给张伟,这是“创变”的一个方向。


  伟:主题化?


  澍:主题酒店、主题特色。


  伟:其实主题这事挺难的,主题你把自己给限制了,限制死。


  澍:你认为这是往来“创变”的方向吗,就是主题化酒店?


张  伟:它基于很大的逻辑在下面,原来做规模很大的酒店,已经说了不可以,因为成本上或者目前市场不支撑,这样的东西已经不成了我同意是要缩小一些所谓不必要的,但是这个酒店缩小以后它的竞争力就弱了因为很多很个性的人来你的传统没有了,还是有人喜欢开门,这东西你要没了,你必须要补回一点东西,所以靠什么呢?就靠设计和我们运营的创新,更加贴心的服务、更加厉害的设计。很厉害的设计并不是往主题走,做个拉萨,做个藏式的,不是这意思。


  澍:下面一个问题伍仲匡,未来酒店,这是不是我们未来“创变”的趋势,三个字,我叫人性化、个性化、家居化,你怎么看待这三个字?


伍仲匡:其实听下来,好象最后都是同样的一个东西,我们一直谈有一个体验,所以现在我们说的一种体验,如果我要选一个喜达屋酒店、希尔顿酒店,我没去就知道会有什么体验,我不用想,所以我们希望有某一部分的想象不到的体验在里面,就是给我这个旅程一个惊艳。


  澍:大家有说酒店是我路途的家,你这个惊艳是不是有家的意思?


伍仲匡:对,就说每个地方都有我自己的家,但是有当地特色,我在西安有一个家,我在纽约有一个家,我在曼谷有一个家,我特别觉得我去那边,一个礼拜,现在我就可以走了,门都是用我的指纹,我知道这才是一个回家的感觉,但它又真正是很曼谷、很台北,所以我觉得这才让你觉得很舒服,你真正是住在这个城市的一个部分,我觉得这个就是将来真正的体验。


  澍:谢谢,非常好,接下来张总,你怎么看待未来酒店在往中端这个市场发展,刚才讲的国八条也好,新兴一代消费者也好,你觉得中端是不是酒店未来的出路呢?


张书源:对我们来讲,我们现在核心的高星级酒店,我们讲给客人的价值是超过了他付的钱,如果他付的钱没有这个价值,我们就要给他现在付的那个钱,我们给他提供一个产品,这是目前在中国我们大家都在做的一个东西,就是我们为什么在往回走,这是大趋势,毫无疑问。


  澍:借这个机会,把你的中端品牌理念、造价跟大家透露一下?


张书源:我工作这么多年,有一件事我永远不说的就是造价,因为中国的体质。


  澍:时间过得很快,感谢各位嘉宾的发言,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