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DA
Swittch Language: 简体中文 | English
2018第八届... 2017第七届... 2016第六届... 2015第五届... 2014第四届... 2013第三届... 2012第二届... 2011第一届...

建筑的可持续性绿色生态设计

黄文森,1989年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并获得了荣誉学位,同时也是多个新加坡设计顾问委员会的成员。1994年黄文森与Richard Hassell合作成立WOHA。

部分演讲内容:  

    

     大家早上好!

     今天的演讲是黄总个人还有WOHA事务所我们所经历的一系列在设计过程中的故事。

    这个是黄总毕业过后算是第一个重要的项目,在25年前,在马来西亚兰卡威做的DATAI酒店,所以当时在这个期间,黄总包括我们的另外一位WOHA事务所创始人,他们俩一起设计了15个酒店,但最终落地的只有2个,包括刚才我们看到这个项目,所以黄总他们就决定从这个项目之后创建WOHA,自己来从业。所以在这一系列的经验林,黄总发现这个酒店的设计有几个方面,第一个需要有家一样的舒适,但同时也需要惊喜,需要一些激情,也需要对感观的刺激。这个WOHA创始之初就接到一些客户的要求,他们觉得马来西亚兰卡威这个DATAI酒店做的非常好,有些大型的私人别墅会找到黄先生,就说按照DATAI的方法来做居住。

    刚才那个项目客户的兄弟看到了他这个兄弟新的房子,他说我也需要一样的设计师来做,而且我需要做的更好。这一家人有三个兄弟,第三个兄弟又看到前两个兄弟新的房子,他说我需要做的更好,要在这三个项目里是更好的。之所以这三个作品,而且是同一家人连续的找到黄先生,是因为他们觉得这一系列作品中,给他们带来了家庭的宁静,但同时又有一些让人激动的地方,让他们不用离开这个家,也可以感受到很轻松、很愉悦的感觉。

    这个作品是一位年近80的客户找到黄先生,提出的要求,他希望在春节的时候可以有一个非常气派、非常大的宴会空间,可以放10桌酒席在里面。

    在一系列私人高端的别墅项目过后,WOHA觉得再进一部,希望一些设计和理念可以影响到更多的人、可以影响到更广的公众,这种社区,所以从1999年左右开始我们就涉足一些比较大型的公建项目。这是一个教堂项目,当这个牧师找到我们的时候,因为看到了我们为一个非常有名的名人设计的住宅,他被这个住宅的宁静但同时又有一些亮点所感动,他觉得这个设计也适合做成一个教堂。

    在这个项目里比较有意思的一点,我们被给予了比较大的自由度,可以从0开始去重新的理解,去重构这个教堂,这种概念,所以包括整体的室内,各种布局,甚至各种座椅、灯光,这些都是全部由我们重新去发掘、去设计的。

    所以我们是用比较现代的设计角度去理解、去重构一个很传统的这么一个建筑形式,但是我们带回来的却是教堂最初的感觉,就是大家围在一起,中间是神坛,牧师的地方,一种围合的感觉。

    同样我们觉得在这个教堂项目里面,也是需要通过建筑设计在很多地方把人的情感,把人的这种感观调动起来,让他们通过这个空间、通过各种材料元素等等总体的感觉,去跟神明建立一种联系。

     黄先生觉得教堂甲方的客户是他遇到最好的客户之一,而这个空间是教堂主会堂,也是这个教堂比较受环境的地方,从来没有人会抱怨说对这个地方的设计产生一些顾虑。原因是因为就算是比较严肃,可能传统意义上感觉比较压抑的地方,仍然通过光线、通过水体,通过各种气流,各种自然的元素让你跟这个社区的亲人可以宁静的建立一种感情和关系。

    在这一系列住宅包括像教堂这样的项目里面,WOHA总结出了一些规律和概念,就是说一定要通过对自然元素的提炼和引入自然的光线、自然的空气、自然的水体,然后结合建筑设计一体来制造人与建筑、人与自然之间的联系。

    2003年的时候我们设计了第一个度假性酒店,在印尼的巴厘岛,这是一家ALILA酒店,位置在巴厘岛最南部,而最南部是比较高的地势,没有沙滩,气候比较干燥,并不是大家传统意义上对巴厘岛的感觉。而且这个酒店设计的时候刚好是印尼包括整个区域金融危机之后,所以甲方客户找到我们说看有没有办法在设计上,对当地巴厘岛酒店设计、酒店建筑进行重新定位。

     在这个项目之前,也有很多比较高端、比较豪华的这种酒店品牌,或者甲方找到WOHA说做高端酒店,但是每次问到甲方希不希望,能不能把奢华的这种概念和环保的概念结合,他们都会眉头一皱,就觉得传统意义上的奢华是关于消费、关于去获取的,所以我们其实推掉了很多这样的项目,直到这个项目,跟甲方客户达成了理念上的一致,所以才做了出来。

     ALILA这个酒馆他们也是有跟我们符合的理念,对环保的坚持,其实他们会在客人办入住的时候去询问是否可以在白天的时候,由管理方帮他们全部的把这个窗扇打开,做自然通风,只是到晚上把这个房间关闭起来,有空调。我们惊喜的发现大部分客人会选择自然通风这项服务,所以在这个酒店项目里面我们明白真正对奢华的定义,其实是人与自然最亲密的接触,最干净的水、最清新的空气,才是最奢华的一种体验。

    这个十年前的酒店,在对于这个酒店方来讲是真正第一个实现环保理念的这么一个作品,但同时也达到了他们所有对这个酒店的一个期望,所以对于他们来讲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宣传等等,各方面的这么一个亮点,一个旗舰型的项目。环保的理念继续得到了延续,而且同时我们更加看中所谓的社会层面的可持续发展,我们更多的把当地的匠人、工人,让他们参与到这个项目里,尽可能把当地资源调动起来,去创造更多的设施。

    同期的我们做其它几个公建项目,刚才经过五六年私人别墅的积累,我们开始觉得说希望把这个设计能够影响到更广的受众,影响更多的社会群体,所以我们开始参与一些设计竞赛,包括这个项目。我们觉得没有理由不去把在做住宅、做酒店里很精细的设计,这种品质带到公建项目里,2000年我们参加了两个新加坡公共地铁站的建设项目,而且都中标。

    第一个项目是反渗楼,是地铁站,地面看起来是薄薄水景,这个水景同时也是地下车站部分的天窗,这个地铁站它近邻新加坡艺术博物馆,而且这个博物馆建筑也是一个非常老的、很漂亮的这么一个老建筑,所以我们决定尊重它中央对称的这么一个形式,而且通过这个导引,通过水的这种反射,把它更加的突出。除了对周围环境的回应,这一层薄薄的水景在功能上也为下面的地铁站带来了很多好处,首先它可以起到隔绝外部很热的天气、很热的气温这么一个作用,同时又可以让光线一直下到非常深的地铁站的底部。

    这是另外一个我们当时中标的地铁站项目,这是新加坡的体育馆地铁站,这个项目的一个特点就是我们需要去应对这种偶发性的很大的人群,开演唱会、体育赛事等等,我们把聚集空间放到了半室外,而不完全在地铁站内部解决。从整个体量上是很简单的直线跟曲线的结合。

     同期我们还参加了对我们来讲非常重要的一个竞标项目,这是一个公共住宅竞赛,我们在这个项目方案里面,当时提出了一些比较新颖、比较前卫的这些理念,对我们后来事务所其它项目影响是非常深远,我们把高密度,超高层,50层的这些居住塔楼,把它通过空中的连桥、花园,室外的公共空间把它联系起来。

    我们通过这样的设计实现了两个概念,一个是高密度,同时也是非常高的设施提供的这种密度,我们觉得说在高密度,超高层的城市居住里面,随着密度和高度的增加,我们也应该把设施的密度,这个设施指的是公共空间、公园、绿地,大家可以使用,大家可以聚集,可以享受的地方,把这样的空间功能密度也同时需要增加。

     我们在2011年的时候很荣幸受到德国法兰克福一个建筑博物馆邀请,专门我们为WOHA建筑作品做了一个个展,这个展览的主题叫“会呼吸的建筑”,因为这个建筑博物馆也是觉得我们的建筑与众不同,把建筑整个给打开了,像呼吸一样,结合绿色、环保,甚至仿生的概念,他们觉得这是一个新的方向。

    我们是第一个在博物馆进行个展的亚洲设计师,这个展览后续去到了台北和台中。我们把一系列经历包括室内、建筑、规划、景观等等各方面的设计,都总结成了一年半之前我们出的一本书,叫《花园城市,巨型城市》这么一个标题的,比较理论性的书。出版这本书的初衷是去回应和探讨在亚洲,包括东南亚地区非常快的城市化进程中遇到的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包括我们仍然在采用一些比较过时的城市规划和设计、理论和模板,以汽车为主,很平行的一个规划,把这个城市四分五裂成一些不宜居住的小的块。

    最后一个项目我们回到新加坡,是我们正在建设的一个酒店项目,是一个泛太平洋酒店,这个是位于新加坡最核心的商圈,屋结构优点像王府井地方的核心,商业带的一个酒店,在这个酒店项目里面我们实现了之前提到的几乎所有的概念。

   我们把这个酒店分成四段,第一段是入口和一个迎宾段,他有非常丰富的绿化,像一个热带雨林一样,我们通过水雾做成像热带雨林一样,也可以降温,第二段是个沙滩段,这是第一段所谓的热带雨林段,我们正在跟德国的一家节能公司合作,我们想制造的是一个非常凉爽,也其实是很节能的水雾来起到降温功能,形成很事业商业人士、商务人士,打着领带,穿着西装去进行商务会谈的一个地方。

   这个是偏娱乐、偏休闲,偏比较刺激一点,这个段客房看上去好象置身于沙滩,可以看到棕榈树、椰树,一下有热带度假的感觉。在新加坡客房面积普遍会比中国小一点,可能就是20多平米这样的面积,并不大。这个是沙滩层的感觉,甚至有一些像沙雕,城堡一样的造型和处理。

   第三段我们叫花园段,这边也是适合商务活动的,包括通过水雾降温的场所,有比较空旷的空间。刚才看到竖向的装置我们叫做干雾,就很细微的水珠喷出来,不会让你身上变湿,但同时又起到降温作用,很适合热带的技术。

   最后一段我们叫做云端,云层段,每个客房窗扇总是向花园外边开启。

   

   最后报告的一部分,去介绍一个新的品牌,就是家具和一些生活用品的新的设计品牌,因为在过去的25年,这一系列的酒店设计等等积累,我们发现主客总是希望在很愉快的体验结束过后,带回去一点什么,我们希望可以把这种我们积累的一些家具设计,就很快的把它整合在一起,推选出来。在2017年我们把巴黎大型会议评为年度亚洲设计师,我们借这个机会在巴黎推出了我们这个品牌。

    这个系列是我们比较得意的一个系列,叫DIASPORA,这个词意思是离开家乡,因为我们另外一个创始人是澳洲人,就是去澳洲淘金,这样一部分人,像南洋那部分就形成了所谓的洋人文化,我们是从这些地方去寻找灵感,刚才可以看到两组桌上的餐具,一种是比较瘦的,离开家乡后人就比较瘦了,另外一个是比较胖的,在自己家乡的时候是比较富态的,有很多寓意在里面,另外在造型和选色上也融入了澳洲文化,像洋人,所代表他们的色彩和情感在里面。

    最后一页我们问了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椅子的设计,我们还要再做一张椅子,可能对这个问题的解答,也是我们对整个系列,包括整个设计的态度,就是我们希望在属于自己的时代,肩负属于这个时代的己任,去创造一个能代表这个时代的东西,它仍然是一张椅子,但是它有这个时代的特色,这个时代的精神。


     谢谢大家!